首页

新闻

网络直播

福州广电

专题

文化生活报

一片冰心在玉壶 只求凡人的幸福——《冰心先生》创作手记


淡雅的梅花下,她坐在藤椅上,怀抱一只小猫。书桌上放着未合上的书,搁着写字的笔。她轻轻抚摸小猫,露出慈祥的微笑。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温和从容,岁月静好。她是冰心,原名谢婉莹,福州市人,出生于三坊七巷谢家大宅,著名作家、翻译家。笔名冰心取自“一片冰心在玉壶”。

冰心说:“我自己是凡人,我只求凡人的幸福。”晚年的冰心,依然坚持写作,每天练习,是她的必修课。作品数量多、内容之丰富、创作风格独特,使得她的文学成就达到了新境界,出现了一个壮丽的晚年景观。晚年撸猫也是冰心的一大爱好,闲来无事,冰心就喜欢抱着她的猫。

“画作中的冰心是在晚年,‘撸猫’情节的设定,也是为了追求一种更为生活化的气氛。”此次为福州城市会客厅创作画作《冰心先生》的画家文亚坤说,“冰心爱猫,猫也爱主人,白色小猫依偎在冰心老人的怀里,这个动作为平静的画面增添一丝活泼可爱的温馨之感。”

文亚坤在构图时,把画幅拉高,背景除了一株冰清玉洁的梅花外,以大面积留白的形式衬托冰心老人的安静、慈祥。“人物设色主要以淡墨为主,淡墨给人朴素之感。”文亚坤说。

冰心是爱猫之人,她曾在文章中深深表达对猫咪的依赖。她的爱猫是一只白色的大猫,名字叫“咪咪”。冰心曾在《养猫》中提到,“当三只小猫都抱过来放在我的书桌上时,我一眼就看上它!它一身雪白,只有一条黑尾巴和背上的两块黑点。”

冰心说:“这猫的毛色有名堂,叫做‘鞭打绣球’。”后来夏衍给她看一本关于猫的书,上面说白猫有一条黑尾巴,身上有黑点的,叫做“挂印拖枪”。在冰心看来,这说法似乎更堂皇一些。

每当冰心伏案写作时,咪咪会坐在桌面上陪着,颇有守护主人的气质。冰心在《养猫》写道,“咪咪有时跑到我的屋里,在床尾叠起的被子上,闻来闻去,然后躺在上面睡觉。有时会跳上我的照满阳光的书桌上,滚来滚去,还仰卧着用前爪来逗我。只有在晚上大家看电视时,它就会乖乖地蜷成一团,在我怀里一声不响地睡着。”

的确,冰心在《漫谈赏花和玩猫》曾说,“我自己又懒得看书或写信的时候,一只小猫便也是个很好的伴侣。”

“拟定以冰心为主题创作人物画时,创作之初,我查阅了很多冰心先生的图像资料,我发现伟大文学光环下的冰心是一个十分可爱、和善的老人形象。”文亚坤说,“我想要抓住的正是冰心老人工作的间隙,也正是她的日常。她生活中的和蔼可亲和笔耕不辍,深深打动了我。”

冰心与爱猫


冰心在工作之余,家中常有客人到访,不免拍照留念。只要听到摆弄照相机的动静,咪咪就会突然窜出,摆好姿势等拍照。在冰心老人留下的珍贵照片中,可以看到不少张都有咪咪的身影。老人爱猫之情一目了然。有一次,咪咪消失了好几天,这可把冰心急坏了。为了找到爱猫,老人亲自用毛笔写了一大摞寻猫启事,发动全家到周边不停寻找。直到咪咪回来,冰心才展露笑颜。“记得小时候读冰心先生的散文集,从她文字中体会爱和温情,感受到童心和慈心。”文亚坤说,“这样的感受也贯穿于我创作的整个过程,画面中人物的比例、动态,以及面部表情的细微刻画等,我都尽量呈现出一种温情、慈祥、安静的状态,而不止于仅仅是画的‘像’。这也是我在人物画创作中长期所追求之处。”

在舒立的《冰心趣事》中讲到,冰心老人生命的最后时光是在医院中度过的,依旧念念不忘地记挂着爱猫咪咪。为了排遣老母亲对爱猫的思念之情,女儿偷偷地把咪咪带到医院。这时的咪咪也已很老了,病榻上的冰心老人一见到爱猫,立刻激动不已。老人最后的心愿总算满足了,内心舒坦了许多。几天后,老人静静地走完了她生命的旅程。老人去世的第二天,咪咪也在家中悄悄地逝去了。

“冰心的容貌、气质,以及整幅画要带给观者的感受,许多细节都需再三反复推敲。这幅作品尺幅虽然不大,但绘画过程却是值得珍视的宝贵经验。”文亚坤说,“除了在构图上对于画面气氛和情节的设定以外,更为重要的还是人物本身的“形”与“神”的把握。”

自习人物画以来,写实主义的现实题材一直是文亚坤创作中关注的方向。“这次《冰心先生》的创作经历让我感受深刻。”文亚坤说,“人物画表现的内核,即追求‘形神兼备’的笔墨表现,在这点上对我也着实是一种考验。”

为了纪念这位当代的杰出女性,在冰心老人的故乡福建省福州市长乐市建立了冰心纪念馆。咪咪被制成一比一标本,摆放在书桌上的一端,永远守护着老人。

(文亚坤,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2017 年留校任教,中国人物画研究方向,讲师。福建省青年画院特聘画师,闽都画院特聘画师。)


冰心(1900-1999) 作者:文亚坤      尺寸:60x98cm

福建长乐人。原名谢婉莹。文学家、翻译家、社会活动家。创作始于五四时期,以《寄小读者》倡导“爱的哲学”,为中国儿童文学奠基之作。有“世纪老人”“文坛祖母”之称。画作现藏于福州城市会客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