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广电直播

网络直播

福州广电

专题

文化生活报

守正如兰 折戟人情关——林锦春画框中的闽剧《兰花赋》


闽剧     作者:林锦春    尺寸:60×98cm

        又称“福州戏”,福建五大剧种之一,现存唯一用福州方言演唱、念白的戏曲剧种。明末江西弋阳腔传入闽中,清末与昆腔、徽戏等外来声腔合流形成今之闽剧。画作现藏于福州城市会客厅。



脱去乌纱帽,单膝跪地,神情彻悟,这是闽剧《兰花赋》剧末时,主人公严子轩幡然悔悟的场景,这是全剧的转折点,也是全剧的高潮点。多少年来,此情此景反复在闽剧戏曲舞台上上演。但每一次,当严子轩悔悟的唱腔响起,看戏的人总不免嘘唏长叹,感慨万千。而氤氲在戏曲氛围中成长的福建省工笔画家林锦春,因由着心中对闽剧的情愫,特以工笔之意,绘出了他心中的“守正如兰”。

闽剧,又称福州戏,属于福建地方戏曲剧种,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闽剧风格高雅、潇洒,道白清晰,唱腔优美,婉转流畅,演员在表演中重视运用手、眼、身、法、步的基本程式,力求展现优美的身段,通过外形体现人物的内心世界。

而闽剧《兰花赋》源于一个真实的反贪故事,说的是三朵兰花的故事——被玷污的“兰花”福建巡抚严子轩、被摧毁的“兰花”长泰县令施伯仁,以及坚守高洁的“兰花”福州知府祝威铭。剧中三人曾立下誓言“守正如兰”,却不知担任高官的恩师常麟早已布下贪腐之网。

乾隆年间在福建长泰,钦差大臣常麟之子常鹏,擅自加征捐税,农户不堪重负奋起抗争,却惨遭镇压,致十八条人命枉死。由于上下官府贪赃受贿,使得蒙冤者告状无门,有冤难申。受皇上赐匾嘉奖“守正如兰”的福建巡抚严子轩获悉冤情,决定重审此案。

然而,常鹏的父亲常麟正是严子轩的老师,常鹏又在严子轩府中做官,他了解严子轩最喜爱兰花,爱其君子之风,便设法派人给严子轩送去兰花,在花盆底部藏有金条。发现金条后,严本要执意退回,但此时由于常麟“挪用公款”,致使国库亏空,管理国库的正好是严子轩的岳父,其面临杀头之罪。常鹏将金条兑换成银元,送给严子轩的妻子,严妻救父心切,用之。至此,严子轩成功被构陷拉下水。

后来,“兰花”之一施伯仁欲进京申诉,却不料被常麟集团刺死,他的死终于唤醒了严子轩的良知。“可惜你守正不坚,一世清明付汪洋。真叫人痛心疾首,感慨悲凉。”在好友祝威铭的劝谏下,严子轩终于悔悟,毅然重审冤案,将贪官污吏绳之以法,随后当场脱去官服,俯首认罪。

如果说闽剧《兰花赋》以特有的“唱”“念”“做”的艺术形式给人以视觉听觉上的传情享受,那么林锦春却是要在方寸之间,扣住人们的心,引起共情。林锦春特以厚实有力的线条塑造了人物的形体结构,更意在烘托主人公刚毅的性格。同时用色上特别借鉴了敦煌壁画的色彩处理关系,在冷色处透出暖色,并融合了没骨的用色理念和技法,丰富的肌理,典雅而淳美、精致又清新,形成了独特的画面语言和艺术价值。

《兰花赋》的场景万千,林锦春的笔墨,却独独专注于需要巨大勇气的“迷途知返”。在林锦春看来,圣洁的兰花作为灵魂意象贯穿全剧始终,三朵兰花之间的突变与救赎等分合沉浮的故事描述,揭示了人性的脆弱、守正的艰难和浴火重生后的灿烂。他的这幅画,不过是想告诫人们,不论为官还是为民,终究是守正如兰,才能折戟人情关。

为呈现“兰花”之清新,林锦春下笔前总多了几分谨慎。几番斟酌之下,他决意采用蓝白色调。他以为,蓝与兰是谐音,且蓝色给人以宁静、忧郁、迷茫之感,可意味着严子轩人性沉寂后的觉醒。再而,画中的人物服饰素雅单纯,与右侧繁密的兰花团花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繁简搭配,更映衬出主人公如兰花冰心玉洁的内心。这样的巧心着墨,人们总能不拘剧情,独独透过这一副画,便可犹见兰花之清新雅致。

关于闽剧《兰花赋》,有人说,这是一部极具思想性和艺术性的新时代闽剧,从唱念做打到服装布景,无一不精;有人说,这是一部反腐题材的廉政闽剧,可以教化心灵,发人警醒;有人说,它的更深层意义在于对人性的挖掘和自我的认知,对知错则改、迷途知返的肯定……如今《兰花赋》作为反腐教育剧目,在福建各地不断上演。而林锦春却似是要透过这方寸之间的清新,告诫看画人,心中长留兰花志。

(画家简介:林锦春,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协会会员,福建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福建省工笔画协会理事,福建青年画院画师,晋安区美协副主席。)

文/阿   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