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广电直播

网络直播

福州广电

专题

文化生活报

海峡两岸篆刻大赛评委谈:何种作品受青睐?

第5届海峡两岸中青年篆刻大赛征稿活动仍在火热进行中,本报连续推出专家评委赛前指导的采访文章,深受参赛选手以及篆刻爱好者的喜爱。现赛前指导正式进入尾声,本报集中推出8位评委老师的创作指导,希望对参赛选手有所启迪和帮助。

陈达:始知真放在精微

苏东坡曾作诗盛赞吴道子的壁画:“细观手面分转侧,妙算毫厘得天契。始知真放本精微,不比狂花生客慧。”画中之人,手面有“转”有“侧”,一笔一画都精致入微。正因如此,人物也生动传神、自然洒脱。在陈达看来,不仅绘画如此,篆刻也应如此。

篆刻讲究“放在精微”,要注重创作性,艺术性以及严谨性。时下,部分年轻印人标榜独立人格,采用随心所欲的表达方式,追求印面夸张的艺术效果,看似雄浑奔放,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取得较好的效果,这就是不谈“精微”。不谈“精微”,就谈不上“真放”,甚至可能失去艺术本心。古人云:“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因此,治印,要注重气势和韵味,讲究生活化。而“放”也并非一味的指粗放、豪放,而是放松、放开、放逸,是在小处也游刃有余和从容不迫的“真放”。在字法、章法和刀法上都能做到细小中尽显疏朗、放逸。

“放在精微”,就本次命题“有福之州”“长安乐”两方印而言,在印面创作上,需讲究空间布局,注重虚实结合,不要刻意在印面上将文字撑得太饱满,可以采取艺术加工形式,但是不宜过头,否则太做作,容易落入俗套。用刀要做到运刀如笔,一笔了之,干净利落,不拖泥带,切忌不可一字未刻完,就着手创作下一个字。同时,用刀需用力,方才能使线条笔直挺拔,赋予一方印精神。

陈宏勉:寻找张力和趣味

“有福之州”“长安乐”两个句子,在文字部份,甲骨文、大小篆,简帛,缪篆,都拥有很丰富的字源,所以在设计上,无论玺印、汉印,工巧精致的古玺、元朱文,或温厚古朴的汉印,精巧的玉印风貌,皆应随心顺手。或许翻翻六国的简帛文字,思考一下大写意的氛围,从奇倔疏密的安排,去找寻张力和斑烂的趣味,两个句子都属于可以变化万千的思考源,投入其中应是无限遨翔的空间。

余端照:根植传统鼓励创新艺文兼备多样包容

第五届海峡两岸中青年篆刻大赛选定“有福之州”和“长安乐”这两个词句作为必刻内容,余端照认为有寓意也有构意。所谓寓意即寄托或蕴含的意旨。福州“因州北有福山”故得名,福州山明水秀、人文荟萃,是当下最宜居城市之一,有福之州名副其实也名闻遐迩,令人神往。而“长安乐”顾名思义是大家都期盼的生活,尤其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人们都祝愿祖国安泰、家庭安康、人民快乐!所谓构意主要指这两个词句很适合于篆刻内容与形式的构想,可以充分调动篆刻作者想象力和创造力,发挥篆刻作者的聪明才智。篆刻不外乎以篆法、章法、刀法为基础,这三个方面有机结合、综合考量方有佳作,否则顾此失彼或厚此薄彼就有可能失分。尤其年轻作者在刀法或技法具备的基础上,更要对古代文字作系统学习和深入研究,深刻理解印中求印、印从书出的法则,以避免在篆刻之“本”上出问题。总之,篆刻与书法一样都应遵循“根植传统,鼓励创新,艺文兼备,多样包容”创作理念,这样篆刻之路才可能走得既宽又远。

战国古玺、秦汉印上面虽然没有发现边款,但随着篆刻艺术的发展,一方印刻好的印上署上边款,已经成为篆刻创作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可以说一方印刻好了,如果没有刻上边款就不算是一件完整的作品。刻好边款首先要选择适当的字体和款式,边款用什么样的文字取决于作者的擅长或喜好,当然工整一路的印面配上正书的边款可能更协调一些,工兼写意的印面用行楷书边款的居多。款式上可以单款、双款或者题跋等。其次用刀要既准确又熟练,这样才能收放自如、美观流畅。其三边款的创作是篆刻作者综合修养的体现,首要的是书法水平的体现,所以要下功夫修炼自己的书法,书法不过关,边款不易刻好。

梁章凯:篆刻欣赏是多层次的艺术享受

篆刻是一门集合书法、镌刻、绘画以及文字学的综合型文人艺术,因而篆刻的欣赏是一种多层次的艺术享受。从选题以及审美的角度上,梁章凯谈了自己的看法:

任何艺术所要表达的都是个人才情与时代精神的结合,个人才情令作品独特生动,而时代精神则令作品产生广泛持久的影响力。因此,在创作上要尽力把握个人风格展现与命题时代精神的关系。“有福之州”和“长安乐”的命题既有现实意义,也有古典韵味。尤其是“长安乐”,是汉代人常用吉语,后代金石家也经常以此为创作主题;而在全球疫情蔓延的大背景下,这三字也非常符合人们希望尽快走出疫情阴霾、重获平安喜乐的愿景。因此,这三字的创作在此时显得意义非凡,如能准确把握其中关系,十分有利于激发创作者的激情与灵感。

在此之外,印章的钤拓和印屏设计也至关重要。印面钤盖、边款拓制都要能恰到好处地展现作品的风采,饱满的印泥和油亮的墨色本来就富有吸引力。而印屏则结合了创作者的个人修养和艺术格调,是其人总体审美取向的展现。好的印屏能对作品起到烘云托月的作用,并潜在地影响评委的审美评判。印屏的设计可简洁,可繁复,形式可以多样,但最重要的是把握形式风格与篆刻作品的协调统一,切记不能够喧宾夺主,一切以呈现印面和边款的最佳效果为宗旨。如同女子穿衣打扮,杨贵妃珠光宝气,尽显雍容华贵;西施青裙布衣,仍如出水芙蓉,印屏设计也如此道理。

傅永强:好作品要先感动自己方能引起共鸣

篆刻,方寸之间,气象万千。它是一种自我表现的艺术载体,印人要注重自我个性的发挥,综合修养和文化积淀。在傅永强看来,想要创作一方好的印章,首先要有艺术创作激情。好作品,要先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如果作品连自身都无法感动,那么想要打动他人就是一种空谈。因此,创作者在创作前需要对所创作的内容有所理解和感悟,有了创作欲望和激情后,方才动刀,只有用真情实感创作的作品才是有灵魂的作品,才能感动引起他人的共鸣。

其次,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自身的天赋,后天的积累,综合的审美,以及所走的道路各不相同,而这几者最终能否在艺术感悟后化为自己的艺术语言和表达方式,这是艺术的“终极目标”。因此,篆刻艺术除专业技巧外,要讲求个性,不要跟风。无论是印面,还是边款的创作,创作者都应该有自己的“语言”。如果所有的创作一味跟着一种时风不停地追改,那么必然会产生与时风一样的形式单一,风格雷同的问题,终难形成自己的艺术面貌,也就会失去创作者自身存在的艺术价值。

篆刻艺术在漫长的发展历史中,从纯粹实用到艺术创作,形成了不同流派,多种风格以及审美标准。无论是印面、边款还是印屏的创作,都需要印人长期地研究、学习、积累,窃以为过程和悟性很重要。艺术要纯粹,是创作者内心世界的外在表现。人生轨迹与艺术道路始终是同步的,这才真实,而恰恰真实才是艺术最最重要的!

刘洪洋:治印前需多做准备认真做好功课 

在篆刻艺术数千年的发展和衍变中,涉及各式各样的字体,包括大篆、小篆、甲骨文、鸟虫篆、缪篆等等。刘洪洋认为,选择怎样的篆体怎样的写法,以及选择怎样的字样更容易入印,是创作者首先要考虑的问题。他建议,治印前认真细致地做好功课,多查书,翻字典,准备需要使用的文字。之后,采用不同字体,不同的感觉,多设计几方印稿。在设计的印稿中,挑选最佳方案后,方才能动手创作。从字的构成情况来看,“有福之州”比“长安乐”难度相对大一点。“有”“之”“州”,这三个字笔画比较少,一个印面中三个字笔画较少,在章法设计上难度相对更大一些。因此,多选择一些字体,进行反复设计,确定章法后,用刀才会比较有把握。

治印,要根据自己在篆刻表现力上的长项上下功夫。要用自己最擅长的形式进行创作发挥,尤其是命题作品,要根据自己平时比较有代表性或者说是最能表现自己风格的类型进行创作,扬长避短,才利于取得良好效果。

对于参赛选手最关心的问题,怎样才能让自己的作品脱颖而出?事实上,一次比赛,一个展览,关键在于比赛之外,在于平时的积累和学习。参加比赛和活动,则是从中检验自己的学习状态,从而提升篆刻水平。

许雄志:创作内容应服务于自身篆刻风格

每个创作者对字形的处理,章法的布局,用刀的感觉,凭借自身经验,各有不同。在许雄志看来,篆刻不应过分在意内容,迁就内容,字法、章法、刀法都应是服务于自身的篆刻风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路,秉性,和表现方式,而一个比较成熟的艺术家,会用比较固定的艺术语言来表达所需创作内容。

当然,固定的艺术语言以及个人风格的形成,需要不同元素的融合、酝酿、沉淀,从初期摸索到逐渐成熟,是一个相当长且艰难的过程。个人的艺术风格和一些艺术习气、毛病是并存的。值得强调的是,年轻印人须把握度,否则将习气和毛病当风格,就会失去艺术的生命力。部分年轻印人喜欢追求一些奇怪的东西,通常生硬地移植篆刻以外的元素,将其当作个人风格。但篆刻有它的固定语言和欣赏的模式,而并非简单地看作是在石头上提刀刻字。因此,篆刻区别其他艺术门类的个性是不能失去的,历来的书法篆刻大家都重视对历史的遗存的取法和借鉴,年轻的印人更应该注重研究和学习传统文化,在不断学习的过程中慢慢积累和形成自身风格,且这种风格不能是一成不变的。

边款是篆刻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枚印章中,边款和印面的关系,如同书画中的题款一样不可缺少。精美绝伦的边款有着很高的艺术欣赏价值。但要解决边款问题,绝不是掌握了冲、切刀法,知道用刀刻石就能刻好边款,刻好边款需要掌握较多的综合知识与能力。边款在内容上一般有记录、抒情的功能。在创作“有福之州”这方印的边款时,建议可适当地翻阅典籍或者上网找寻资料,探寻和了解“有福之州”意义,然后简单地浓缩地进行边款创作。值得注意的是,边款创作不去刻意强调字数,将印章四面,甚至于五面刻满文字,这样有画蛇添足之嫌。现在不少年轻印人就存在这么一个通病,或出于商品需要,或为炫技,或为吸引眼球,刻意追求边款字数,这是不值得提倡的。

叶林心:篆法、章法、刀法三者完美结合

篆刻艺术作为一门综合艺术的存在,要追溯到文字渊源,旁通书画之理又兼涉雕刻技艺,文学修养,艺术创新等多方面的因素。它是集篆法、章法、刀法三者完美结合的艺术。

叶林心从篆法、章法、刀法三方面为参赛者进行一一解析:

首先,篆法是体现作者文字学的功底。一方篆刻作品的篆法是创作者文化修养的综合体现。篆法从识篆开始,不仅要识字,还要了解字意,配篆也是体现作者的印学修养和艺术天分,同一方印章不可能出现不同时期的篆书搭配,要做到一方印章文字间的和谐统一。今年的两方印在内容上虽不存在异体字,但仍建议参赛选手多查字典,在确认字词准确,了解字意的基础上,选择风格统一的字体进行创作。

其次,篆刻章法是印章的灵魂。一方印章能否给人耳目一新,具有视觉冲击力的感觉,很大程度取决于章法的安排。章法讲究分朱布白,虚实相生,相互呼应,和谐统一,创作中要突出气、势、情、韵。章法是复杂多变的,需要多看、多临摹、多思索,日积月累,循序渐进。从文字上看,“有福之州”这四个字,“之”字笔画比较少,正好给创作者留出分朱布白、疏密变化的空间。不管是以古玺印、秦汉印以及流派印式等均可作为创作形式。在创作时,作者可以巧妙运用分朱布白,虚实相生以及开合疏密的理念,给观赏者一种视觉冲击力。“长安乐”属三个字印章,在章法的设计上,同样给予参赛者较大的表现空间,采用方形印章、圆形印章、长方形印章,都可以很好地进行设计。

最后,在篆刻艺术中,刻是篆的继续与升华。倘若刀法不佳,任篆法谨严,章法完美,一旦下刀,整方印精神全失。因此,治印提倡胆力、腕力、心力的统一。要将胆力和心力融于腕力,下刀讲究“快、准、狠”。用刀要痛快淋漓,做到刀运如笔,刀中见笔,达到心手双畅。

 本报记者 马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