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网络直播

福州广电

专题

文化生活报

游击队长乐抗击日寇 老队员讲述龙卷墓抗战往事

郑大志老人的荣誉证书

1941年,日军集中1.2万兵力发动了代号为C4的“福州作战”,中共福建省委组织百人抗日游击队抗击日军。记者多方走访,见到了抗日游击队队员郑大志,听他还原长乐玉田龙卷墓一带军民的抗战事实。

游击队入驻龙卷墓 屡次重创日军

郑大志一直生活在长乐玉田村,这里是抗日游击区之一。1941年4月中旬,4000多名日军分别由连江、闽江口、长乐入侵犯闽,国民驻军败退,各地相继沦陷,中共福建省委组织百人抗日游击队,陈亨源(江田南阳人)带领闽中地下党游击队入驻龙卷墓开展抗日活动。

“当时日军来到村里围剿我们武装部队,龙卷墓提供了很好的打游击条件。”郑大志说,龙卷墓地理条件隐蔽,作为当时的抗战基地不易被敌人发现。

有一次,日本兵骑马入村,很多村民以为是土匪来抢劫,就把牛羊赶到后山去。村里有个年轻人养了很多牛,他有把土枪,朝天空开了两枪想吓跑土匪。谁知这些日本兵听到枪声,以为是游击队,就追到了这个年轻人家里,开枪打死了年轻人。年轻人在日本兵来之前已经把土枪藏在了牛棚的灶灰堆里,日本兵搜查武器无果打算离开。

郑大志说,就在日本兵进犯的时候,游击队长郑英桂的妻子也得到消息,想办法通知村里的游击队员撤离,可是她在行动时正好被对面山头的日军看见,日军朝她开了一枪,子弹从她嘴角贯穿而出,幸运的是日本兵没有追上,她才得救。

后来,日军的扫荡屡遭失败,他们就在长乐至福清的山道要隘玉田蕉岭北麓挖掘壕沟,架设铁丝网,设置封锁线,妄图切断长乐抗日游击队的对外交通联系。

郑大志说,当时日军要求附近各村都要出人力挖壕沟,很多村民都躲了起来。据郑大志了解,1941年8月4日,日军马尾营前地区守备司令中岛中佐,率日兵百来人视察封锁线工事,长乐抗日游击总队获得情报后,制定伏击方案,打响了琅尾港伏击战,重创日军。

龙卷墓农场成红色根据地

据了解,1933年,中共地下党员郑乃之出面向长乐县国民政府申请创办龙卷墓农场,以此作掩护开展地下革命活动,农场注册名称“保证责任长乐县玉田垦牧生产合作社”,以郑乃之、郑春敏等13位革命同志组成社股,设理事会、监事会,郑乃之任理事会主席,郑春敏任场长。

1942年江田事件发生,长乐南阳革命基点村暴露,闽中特委机关转移到龙卷墓,从此,龙卷墓成了特委机关隐蔽驻地之一,成为中共福建省委直管的一块红色根据地。龙卷墓向东可达中共福建省委旧址所在的长乐南阳风洞山,东南可抵福清的革命老区南岭梨洞,西北可到林森县游击大队所在的闽侯鸭笼顶。

据《长乐乡土文化丛书——玉田》记载,1944年,曾镜冰、黄国璋分别在长乐南阳、福清梨洞约见郑乃之,听取关于农场和玉田、桃源党组织的工作情况汇报并作相应指示。同年11月,经中共华中局决定,农场为闽中军分区补给基地,直属军分区,任命郑春敏为闽中军分区供给处处长。闽中游击队通过农场源源不断地得到人员、粮食、药品、武器弹药等补充。

当时常有前方送来的伤病员,农场特约玉田中医郑启东、郑禄祺上山为他们治疗,女伤病员由郑春敏爱人和农场女工友护理。

1947年3月28日,福清龙高暴动打响,30日黄国璋率龙卷墓根据地闽中助力武装前往增援。此时已成为闽中游击支队队长的郑春敏带领龙卷墓农村18名“亦工亦兵”游击队员参战,但敌众我寡,武装暴动未获成功,龙卷墓根据地就此暴露,遭国民党福建保安一团“围剿”,中共党员、游击队员和老接头户21人被捕,被连夜押往福清监狱。

敌人逼供组织的活动情况,问农场头是谁。党员郑二二面对敌人严刑拷打毫无惧色,挺身而出,说:“我是场长,农场的事都是我做主,与农友无关。”

郑春敏等人被捕后,游击队还组织过一次营救行动,但没有成功,郑春敏及农场工人游击队员郑依犬、郑依福、郑依财等壮烈牺牲。

村里建纪念碑缅怀先烈

现在,玉田村龙卷墓还建有“龙卷墓·云居里革命烈士纪念碑”,如今这里成了当地人的精神圣地。记者来到“龙卷墓·云居里革命烈士纪念碑”时还碰到了72岁的老人郑建威,他多年来一直收集整理玉田抗战和解放战争史料,他的哥哥郑建英当年参加了玉田地下党工作。

郑建威说,附近的村民经常自发来这里清垃圾、除杂草,烈士纪念碑始终都是干干净净的,村民们每逢清明节也会来这里祭奠。



来源:福州新闻网
编辑:叶虹 责编:林真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