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广电直播

网络直播

福州广电

专题

文化生活报

福州牛岗山:昔日废料堆积地 今日“网红”生态园

在福州市晋安区,有一座占地面积约525亩的“网红”公园——牛岗山公园。在这里,粉黛乱子草形成一片粉红的云雾,与郁郁葱葱的森林、开阔的草地相映成趣;草坪中央的湖面上,黑天鹅、绿头鸭愉快地嬉戏;大量年轻人在园里拍照打卡、运动休闲、野餐聚会。

7月29日晚,牛岗山公园里纳凉的人们

不了解牛岗山历史的人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水网黑臭、土壤裸露,垃圾堆积如山,附近都是偏远的乡村。从无人问津的“垃圾山”到人见人爱的“网红打卡胜地”,牛岗山何以实现“华丽蜕变”?

“垃圾山”的逆袭路

在2011年5月之前,牛岗山附近还都是荒凉的村庄,山上有着果树林、农田,凤坂一支河从山谷间流过。离牛岗山最近的村叫潭桥村。彼时潭桥村离城市非常遥远,村民就连去乡里上学也极为不便。“去附近最近的十中上学,骑车要半个小时,一路都是土路,尘土飞扬,一下雨又到处是积水和泥泞。”63岁的原潭桥村村民陈小珠回忆起过去上学的经历,感慨万千。至于医院、公园等城市专属的公共设施,对于村民们来说更是遥不可及。

7月29日晚,市民在牛岗山公园雨花溪湖湖面步道上散步

环境问题也曾是困扰潭桥村与牛岗山的一大问题。“小河里连鱼都没有,大家都捂着鼻子绕着走,但没人愿意去管。”潭桥村妇女主任王春琳说,曾经的凤坂一支河是一条污染严重的“黑臭河”。那时人们常常把污水排进河流,村口也常年堆满了生活垃圾,是蚊子、苍蝇滋生的“乐土”。

基础设施建设差,生活环境脏乱,导致潭桥村的年轻人纷纷“逃离”故乡到福州城区打工,乡村逐渐老龄化、“空心化”,空置的房屋和堆积的垃圾废物则越来越多,人居环境亟须改善治理。

早在2003年,福州市就考虑将牛岗山一带的绿地纳入城市公园建设的远景规划。但由于发展阶段、经济水平、拆迁问题等综合因素,规划一直停留在纸面上,没有真正落地。受制于过去的发展水平,旧的规划也不尽科学合理。“在旧的规划图纸中,牛岗山和周围绿地、水系和变电站都处在各自孤立的状态,虽然距离很近,却缺乏有机联系。”福州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园林所所长王文奎告诉记者,现在看来,当年的规划还是有一定的历史局限性。

2011年,福州“横屿组团项目征收工作”启动,包括潭桥村在内的4个村被列入征收范围。村民们暂别了世代生长的故土,而拆迁留下的瓦砾、渣土则堆积在村口的牛岗山,让这里彻底成了座“垃圾山”。城市的扩容让牛岗山成了福州城区的一部分,但如何处理一山的垃圾和裸露的土地,成了规划者们迫切需要面对的问题,牛岗山公园的建设被再次提上议程。

“网红”诞生,旧村变身“佳园”

附近的村庄整体拆迁后,新时期的牛岗山公园规划在2012年启动。如何处理满山的垃圾废料、裸露的土地和污染的水源,规划院园林所的设计者们一度难以破题、相持不下,设计思路几经修改。

7月30日,牛岗山公园步道上“散步”的绿头鸭

设计师们最终决定,就地消化土方,保留现状山形并加固南北坡脚,再进行植被恢复,防止水土流失;将变电站的位置改到加固的山坡后,使得在坡前浅凹绿地上的人们视线越过山坡正好看不见变电站,却能看见远方的山峰,以免产生画面的“不和谐”,也巧妙传承了以颐和园为杰出代表的中国古典园林“借景”的造园手法;牛岗山的泉眼、小河被纳入了精心设计的排水系统,曾经的鱼塘被挖掘扩大为公园中央水体——雨花溪湖;将牛岗山和附近的水系、森林视作有机的整体一揽子考虑,不仅要建设牛岗山公园,还要在牛岗山的南部林区建设鹤林公园与晋安湖公园,通过贯穿三个公园的水系将它们串联起来,变成一个巨大的“城市绿肺”。

随着地形改造提升问题的解决,建设者们又精心选择引进新植物,力求不仅要恢复生态,更要美观有趣。在牛岗山上,园林建设者们以小叶榕、香樟、秋枫等常绿乔木为大基底,将大叶榕、麻楝、无患子、乌桕等树种科学地种植在其中,又在绿化树种外穿插种植了荔枝、莲雾、香泡等果树,令公园的颜色更加多彩;在环湖区域,则以水生植物和疏林草地为主,让游客可最大限度地与自然亲密接触。

2017年5月,公园正式开放,昔日的村民也从中转房迁回了故土的新房,从牛岗山附近的“潭桥村”村民变成了“潭桥佳园”小区的居民。他们惊喜地发现,记忆中的泉水、小河和湖泊还在,而且更加清澈;公园引进的黑天鹅在雨花溪湖上悠闲自得地滑行,绿头鸭扑棱着翅膀在岸边青翠的菖蒲间打闹,乌龟和红鲤鱼在一汪碧水中争相冒出脑袋,姿态可爱、叫人欢喜;湖边2万多平方米的草坪延伸到起伏的山坡上,吸引着男女老少们前来放风筝、野餐、搭帐篷、弹琴唱歌。“曾经离开故土,大家百般不舍,现在回来看到牛岗山旧貌换新颜,大家都开心极了。”王春琳告诉记者,如今包括潭桥村在内的四个老村都已回迁到公园附近。大家搬进了小高层,而牛岗山公园成了居民们每日休闲的绝佳去处。

“今非昔比,生活越来越好”

“城市海绵”的设计理念是牛岗山公园的一大亮点。公园建筑采用绿色屋顶,雨落屋顶后,或汇入水管流入高位花池,或流入专门的雨水收集、储存设施。在铺砖广场、道路等主要产流源头,设有植草沟、雨水花园、下凹绿地等设施,并通过管道顺接,引导雨水最终汇入中央水体雨花溪湖。雨花溪湖处在山坡下低洼的大草坪中间,具有良好的调蓄功能,可最大限度地消纳雨水。“如果发生强降雨,我们允许中央水体扩大并淹没凤坂一支河的两岸和雨花溪湖外围的草坪。最终绿地可以像海绵一样,逐渐容纳吸收积水,使其缓缓渗入地下。”王文奎介绍,“预计雨涝天气发生时,附近桥段河道水位可降低0.2米至0.36米,有利于城市内涝问题得到缓解。”

7月29日晚,牛岗山公园篮球场上挥汗如雨的人们

牛岗山公园也是运动爱好者的天堂。公园里铺了起伏的红色塑胶步道,踩踏感柔软有弹性,两侧山林间隐藏的广播还播放着舒缓的轻音乐。在公园的山脚下,数个红蓝相间的塑胶篮球场和两个七人制足球场坐落林间。一到夜晚,球场灯火通明,下班、放学的年轻人们约在球场“开战”。人们在场上呐喊、流汗,白天上学工作的疲惫一扫而空。运动累了,到场边的自动售货机买几瓶冷饮,莫过于炎炎夏日最满足的瞬间。

在牛岗山附近,两所幼儿园、一所小学和一所初中已经落成,一所高中与省儿童医院在建。陈小珠13岁的孙子就在附近的福州三中晋安校区念书,每天步行十三分钟就可以到学校。每年暑期,附近的中小学学生还会组团来“网红公园”拍毕业照,为公园带来了青春洋溢的气息。生活上,离牛岗山约1.3公里的泰禾城市广场是如今福州市最大的单体综合体,已成为最热门的城市商圈之一,极大方便和丰富了居民们的生活。

未来,牛岗山公园与南面的鹤林公园和即将动建的晋安湖公园连成一片,共同构成总面积近2000亩的“晋安公园”,成为城市中央绿轴,并由凤坂一支河有机串联。附近的居民们戏称,晋安公园就是未来福州的“纽约中央公园”。如今的牛岗山公园外围,高楼林立、商业繁华,早已不是当年的闭塞村庄;一到夜晚,华灯初上,城市的霓虹倒映在雨花溪湖的湖面上,泛起粼粼波光。眼前的一切早已超出了陈小珠、王春琳们的想象。她们也更加相信,未来的生态将越来越美,生活会越来越好。


来源:经济参考报
编辑:强婕宁 责编:林真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