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广电直播

网络直播

福州广电

专题

文化生活报

论郭东健的笔墨意趣——名家集评摘选


导语:郭东健先生是一位学高艺精的画家,他有着深厚的生活和文化积淀,他以雄厚的专业实力奠定了在全国美术界的学术地位,并产生广泛的影响。

他曾经创作过许多有影响且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大作,像《陈嘉庚在延安》《陈嘉庚在集美》《陈嘉庚在北京》三部曲等。他用艺术为历史留下视觉的记忆,在歌颂爱国侨领,弘扬传统精神美术创作方面,展示了其践行主流文化的正能量精神。

近年来,他又开始玩起了有意趣的陶情冶性的笔墨,他花大量时间著力于小品画的创作。这些作品的题材形式各有千秋,内容丰富多彩。有银卡福禄寿禧系列、金卡小型张民俗题材系列、门神系列、古成语寓言题材系列、古知性美女系列以及古代童趣生活系列等。这些作品妙趣横生,幽默风趣,令人赏心悦目。他的书法线古拙、气通畅、韵生动,具有独特的学术魅力。能大能小,能古能今,能画能书,这是一个成熟艺术家的重要标志。

本报特集萃了名家点评,与读者一起走进郭东健的艺术世界。(排名不分先后)


插花、赏画、品茶、焚香   郭东健   作


刘文西(中国美术家协会原副主席):

观东健速写造型生动,很熟练,又有生活气息,线条流畅,具有独立于其他画种的内韵美感。东健惠安女水墨画选用在皮纸上用破墨法,很精彩,墨法单纯而不失精妙之处,人物造型严谨,布局章法很完整,画面格调清雅,笔墨技法具有相当高的水平。

冯远(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名誉主席):

像东健最近的惠安女画面组合穿插就很用心、有变化,既保留了这种虚实关系,又保留了原来的特点。像这样的造型,从形式感来说,上面整块白,就显得非常有视觉样式。这批创作在大团块中不失有内容、有细节,又善于发挥出他笔墨灵动、虚实相生的优势,这就形成了他近期有特色的创作样式。

杨晓阳(中国国家画院院长):

东健的画是高水平的,他画面中所有的因素都很齐全,几乎很难找到有何缺点。比如人物形象刻画与水墨表现结合的很自然,生宣与熟宣的水墨气韵营造效果突出。在画面人物的塑造中,东健能在写实的基础上又充分发挥水墨特性,笔墨自然生动不做作,虽然笔墨不多,却能生动地刻画出南方人固有的形象特征。而且他在处理画面中的线与面、水与墨、墨与色的关系,以及画面整体章法的把握都很和谐自然,透射出温和盈润的艺术气息,这些都是他处在这个年龄阶段的一种必然学术追求。


观鱼、扑蝶、识鸟、赏鹅   郭东健   作


石齐(北京画院艺委会副主任):

看了郭东健的近作我感到很高兴。我们有时画画,往往过于刻意画面分割,墨色分布。东健不想那么多,笔墨潇潇洒洒,有感觉有新意就行,完全根据自己的艺术感爱,画出自己所理解的意境,我想作为人物画这样去画就容易脱俗,容易与他人拉开距离,也就呈现出自身的特点了。

陈履生(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

东健有很好的水墨感觉,他充分利用了水墨的特色,尤其是发挥淡墨丰富的表现力,追求通灵、空寂之境,把与闺秀相关的文化很恰当地表现了出来,使人物形象在疏简平淡中流露出内在的气质。他的画格调清雅,情韵连绵,最容易联系到文学的语境。他善于运用题跋,特别是榜题,连接诗词和书法,从而为他的画增加了一些文气,增加了一些与文学在形式上的联系,所以,他画中的意趣在很多方面都可以用文字描写,由此也形成了东健作品较高的艺术品格。

吴山明(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郭东健的作品以往常在美展与专业刊物上见到,给我留下了较好的印象。东健对水墨特别敏感,因此驾驭用墨和用水的能力非常强,画面气韵生动,这种艺术上的天赋是非常难得的,利用用笔的变化,通过对水分的熟练把握,使画面墨韵变化丰富多彩,并在水墨的朦胧之中寻求出不同的意境,抒发出物象的精神内质,同时也体现了作者对中国画传统精华的理解。东健是一位进入成熟期的中青年画家,他对传统的理解,既体现了他在艺术上的修养与功底,又显示出他具有很好的才华和潜质。中国人物画的创新是很难的,因为中国人物画的笔墨所受到的主题与造型上的制约要比山水与花鸟画更多,但从东健的现状看,他在笔墨运用上的自由度较好,我相信今后他一定会在中国人物画的探索中取得更大成就。


门神之一   郭东健   作


张江舟(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

我觉得东健作品非常重要的一个价值体现是,他的画和传统文人画肯定是不一样的,和我们所说的“徐蒋体系”的大量前辈的画也是不一样的,和他周边的画友横向对比,他也呈现出很个性的一种语言方式。我认为这个就体现他的学术价值和当代现实文化意义的一个重要方面。同时他又有着自己很成熟的一套语言体系,这种语言体系既和文人画的笔墨意趣有关,同时又和西方的绘画理念有关。他的绘画在我看来气势很大,我觉得他的画没有任何的包袱,画的很轻松,只要对我有用的视觉元素他都可以把它作用于绘画,而且糅合得非常的完备,又非常自然。

谢志高(中国画学会副会长):

东健的造型解决得很好,我看过他一批速写,很精彩,画得很生动、很准确,正因为他有这样一个造型的良好根基,在表现惠安女的笔墨形式和笔墨语言上他就能够比较自如,能够很好地充分发挥中国画的特性,所以他在造型和水墨的把握、以及对人物形象的刻画方面能把惠安女这种风采很充分地用中国画这种形式表现出来,而且达到一定的高度。

梁占岩(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常务副院长):

东健的画并不是画一些浮光掠影的东西,他的画没有浮华,这跟一个人的品质可能有关。他的画面当中除了灵动之外、除了精心之外还有一种内敛的、质朴的厚重。

同时我觉得东健的书法很有功底,就是很讲究,气也很通畅,笔墨的一种功力、一种厚重,作为书法的一些讲究都够。一个画家如果没有书法功底的支撑,缺少这种修为方式,是上不去的。因为中国书法的练习可以磨练自个儿的一种胸襟,以及你的艺术感知度。练习的过程当中能使功底更扎实、更有厚度,我觉得这种营养在他的画里也起了重要的作用。因此我觉得东健是一个很优秀的人物画家,去年在我们国家画院的一个展览中,我觉得东健的那一批画是很出彩的。


门神之二   郭东健   作


尉晓榕(中国美院书法与国画学院院长):

东健学画很早,当时就是个速写能手,稍后我有幸与他有一段携手习画的日子。东健具有学院派的功底,他的写生稿比之小品,更为可观。他擅用淡墨涂抹,独具一种水气和透明感。他的用笔质朴无华,随手生拙,他的造型状物也具有程式符号倾向,他的章法是适于长篇题跋的那种,这些足以构成一个圆融的审美整体。

翁振新(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原主席):

郭东健的水墨画对传统领悟透彻,画面散发出现代气息,能大能小,能古能今,不止具备单一的能力,这就使他的人物画创作不断呈现新意,产生了新生命。



王来文(福建省美术家协会主席):

东健近年来艺术状态进入另外一种新的状态,他近期的作品笔墨精神虽不改初衷,然笔墨趣味却有着很大的跨越,人物造型更多的由过去的塑造与空间的追求转向平面造型的随意,洋溢着传统造型与民间造型的烂漫与机趣、童趣与稚趣,笔墨语言转向传统回归,转向古典追求,用色上却迈向更加大胆的当代化、随心化,随意与自由性大大加强,审美意趣上一种有我的理性与无我的感性并存,忘我的天真与不忘我的刻意并存,语言表达更加自由轻松,呈现一种信笔游心的笔墨戏写状态,古人云“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当下的东健体现和择取就是这句话中的“游于艺”的轻松状态。

翁开恩(福建师大美术学院教授):

郭东健是我们师大的毕业生,在专业上一贯都很努力,成绩显著,他的展览我每次都会去看。他的作品很传统,也很现代,新旧掌握得体。特别他的笔墨用得很好,淡墨水分运用的好是不容易做到的,需要长期的探索。他的画面不死板,笔墨块面虚虚实实,变化无穷,干湿浓淡处理得当,偶尔拉开距离加点色彩,十分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