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福州】藏在深闺人不知的严复故里——阳岐


有些事会尘封在时光中,

有些人会像宝藏嵌在城市里。

严复对于福州、对于仓山阳岐就是这样的存在。

阳岐是中国近代著名启蒙思想家严复的故乡,位于南台岛南端,地处闽江支流乌龙江北岸。它并不像其他乡镇的村落那样寂寥落寞,而是有着乡村的闲适又紧紧依附着都市的脉搏,就像在城市嘈杂的面团里揉搓下了一小团的安静。



村口就能看到清代保留下来的玉屏山庄,这座占地一万多平米的山庄从外面看上去青砖高墙,略显威武,里面有假山、鱼池、盆景,一个很大的天井。厅堂是全木结构的,门和窗户上都是很精致的雕花,后庭还有一棵参天大树。



院落傍依玉屏山丘而建,故名玉屏山庄。山庄的主人名叫叶大庄,是福州有名的诗人、藏书家、文学家,亦是严复的同乡兼好友

玉屏山庄的主人叶大庄传承家学,喜好藏书。历经几代人的积累,到叶大庄时,玉屏山庄的藏书达到顶峰,藏书达5万卷之多。

当时提及玉屏山庄,大家都知道那有个藏书院。相传,当年严复很喜欢玉屏山庄,还曾在此住过。严复结婚时,洞房就设在左厢房。还是在玉屏山庄,严复亲自为儿子操办婚事。

告别玉屏山庄,深入村庄。在一个拐角处就是阳岐午桥,这座宋元祐四年由尼戒圆募造,用纯花岗石砌建的古桥如今已被歪斜的房屋依靠着,似乎这个城市再随意的颤动一下,不经意就将永久沉睡。



午 桥

通过午桥就看到地衣爬满墙的几道巷,巷子里,叶的绿、花的香都是淡淡的,但植物用着它不可言说的灵性把人往另一种沉静的状态里引。


几道巷

几道巷的旁边就是严复故居,严复故居并没有很大,两进两落,门前有几棵杏树,千般故事都安静躺在这个小小的院落里,左边是严复的书画院。


严复故居正门

严复在十四岁前都在阳岐村生活和学习,这座民代翻修的古宅,至今的砖木结构保持完好。七岁时,他被父亲送回阳岐村随五叔读书,就住在“严氏祖居”的披榭里达两年之久,因此这里便成了“严复故居”。

在父亲去世一年后,严复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入沈葆祯创办的福州船政学堂。


严复书画院

严复的童年就在这清幽的环境里度过,这座古宅记录了他童年的苦难,更见证了他日后的辉煌。


严复著作

严复后来以优秀的成绩成为了中国第一批到欧洲的留学生,后调北洋水师学堂当总教习和校长。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之后,严复加入维新变法、救亡图存的行列,并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翻译及出版了包括《天演论》在内的一系列西方经典著作。

在外拥有了辉煌的成就,严复离开阳岐村50年后,又重新回到了故土。



严复故居

出了严复故居,不远处就是叉溪。



叉 溪

叉溪旁的榕树下有座北极玄帝庙,上有对联写道:“庙前叉江水长流,顶上榕树永常青”。阳岐山下,午桥旁边,叉溪汇乌龙江入口处,严氏祖居就坐落在这里。


北极玄帝庙

1918年冬,严复老先生从北京回到了阔别50年的福州,那时还特地参拜了阳岐村的尚书祖庙,可见尚书祖庙的地位非同小可。

阳岐尚书祖庙在盖山镇阳岐村凤鸣山南面,为海峡两岸众多祭祀民族英雄陈文龙尚书庙的祖庙。


尚书祖庙

陈文龙在南宋末年国家即将覆亡之际,与文天祥等竭力拯救危亡,最后固守兴化城,兵败被俘。被元军押送北上,途经杭州绝食而死,葬于杭州西湖边北山葛岭南坡,诏谥忠肃,后人把他与同葬于西湖的岳飞、于谦,合称“西湖三忠肃”。他的母亲、女儿、弟弟、弟媳等也为抗元斗争先后殉难,满门忠烈,义薄云天。

陈文龙后被尊为神灵,敕封为水部尚书、镇海王等,成为民众心目中的“水上保护神”。明洪武元年,明太祖朱元璋命中书省派员到全国各地访求应祀神祇。陈文龙是南宋末年名臣、儒将,是与文天祥齐名的抗元民族英雄。


尚书祖庙内景

“凡有功于国家及惠爱在民者著于祀典,令有司岁时致祭”。

在定各地城隍庙祀典的名单中,有庐陵的文天祥、福州的陈文龙等。阳岐尚书祖庙就是在这时期始建的。


尚书祖庙内的椅子

以后从此分炉出三四十座尚书庙,连绵不断分布在海峡两岸沿江沿海,成为维系闽台民众之间同胞情谊的重要神缘。


尚书祖庙内随拍

庙里有大量的名人题刻,庙正中门额石刻“尚书祖庙”,遒劲雄浑,为严复所书。

他题刻的庙门口两副石柱联,也为后人瞩目。正面楷书联:“入我门来,总须纳手扪心,细检生平黑籍;莫言神远,任汝穷奸极巧,难瞒头上青天。”侧面草书联:“十万家饭美鱼香,惟神之赐;百余乡风清魔伏,为民所依。”


尚书祖庙内的牌匾

有些如沐春风的美好只有在自己的故乡会找到一丝的归属,这似乎也是严复先生坚持在年老之后回到阳歧的那份乡愁。


位于阳岐的严复陵园

来源:遇见福州
编辑:黄晓思 责编:林昱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