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会讲福州话的人,天生就是古汉语专家,你信吗?

这年头

掌握一门"外语"很重要

比如……会讲福州话

林徽因▲

福州才女林徽因,就是一个满口“虾油味”的福州女!

她虽然出生于杭州,骨子里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福州女,不仅爱说福州话,就连骨子里都是福州女人的“暴脾气”。加上语言天分了得,普通话、福州话、英语切换自如。吵起架来也分人,跟梁思成用英语吵,跟保姆用普通话说,跟母亲何雪媛,则一律用福州话,只有母女两人听得懂。

即使是和学术界泰斗参加“文艺沙龙”的时候,还是经常讲福州话,甚至一腔浓重的福州腔引众人开怀。

那么问题来了?

反正小编我说得不算标准!

作为一个福州人

从小被家长、老师要求

“少讲方言、多练习普通话”

现在虽然能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但还是透着软萌的福州腔

更可惜的是,连福州话都讲不溜

最近听说

会讲福州话的人

天生就是古汉语专家

你信吗?


今天我们来学习一下福州话,

好不好?

称呼

“你”福州话说“汝”,古文有见如,《愚公移山》:“吾与汝毕力平险。”

“他”说“伊”,古文有见如,刘义庆《世说新语·方正》:“江家我顾伊,庾家伊顾我。”

“自己”说“自家”,古文有见如,施肩吾 《望夫词》:“自家夫婿无消息,却恨桥头卖卜人。”

“人”说“侬”,古文有见如,《古乐府·寻阳乐》:“鸡亭故侬去,九里新侬还。”

“父亲”说“郎罢”,“儿子”为“囝”,古文有见如,陆游《戏遣老怀》:“阿囝略如郎罢老,稚孙能伴老翁嬉。”

“男人”说“丈夫侬”,古文有见如,《谷梁传·文公十二年》:“男子二十而冠,冠而列丈夫。”(又一说法福州称男曰“唐补人”,盖以唐时,衣冠相率迁闽,故尊称之也。)

“男孩”说“丈夫囝”,古文有见如,《国语·越语上》:“生丈夫二壶酒,一犬;生女子,二壶酒,一豚。”

“女人”说“诸娘侬”,“女孩”在福州话中说“诸娘囝”,陈衍《福州方言志》:“(福州)女呼诸娘。案:当谓无诸国之娘。”;任昉《述异记》:‘越俗以珠为上宝,生女谓之珠娘’。一云:闽古为无诸国,故妇曰诸娘。珠诸音同,闽音则否,俗但言诸娘耳。

“姐姐”说“姊”,古文有见如,《乐府诗集·木兰诗》:“阿姊闻妹来。”

“儿媳”说“新妇”,古文有见如,元稹《有鸟二十章》诗:“君不见隋朝陇头姥,娇养双鹦嘱新妇。”

“客人”说“人客(侬客)”,古文有见如,王建《田家留客》:“人客少能留我屋,客有新浆马有粟。”

“老师”说“先生”,古文有见如,《礼记·玉藻》:“﹝童子﹞无事,则立主人之北南面,见先生,从人而入。” 孔颖达疏:“先生,师也。”

“瞎子”说“眚[shěng] 盲”,古文有见如,范成大《晚步宣华旧苑》诗:“归来更了程书债,目眚昏花烛穗垂。”

时间天气

“天黑了”说“入暝”,古汉语中“暝”,意为日落、天黑,卢照邻《葭川独泛》“山暝行人断”。

“傍晚”说“半晡”,晡,本义指一天中的申时(下午三时至五时),《汉书》:“贺发,晡时至定陶”。

“晚上”说“暝晡”,“半夜”就是“半暝”。

“岁”说“载”。福州话问这小孩几岁了,就是说“几载了?”,《张衡传》:“自去史职,五载复还。”

“年龄”说“年岁” ,《促织》:“成有子九岁。”“同年”说“同岁”,《捕蛇者说》:“积于今六十岁矣。”“做岁” 说“过年”。

“天”说“日”,如“伊着去骹遛几日?(他要去玩几天?)”“一两天”福州话“日把”意思很快,没几天。古文有见如,《垓下之战》:“尝一日千里,不忍杀之。”

“今天”说“今旦”,“明天”说“明旦”,古文有见如,《战国策·燕策》:“有卖骏马者,比三旦立市,人莫之知。”

“后来”说“尾手”,是古语引申意思,尾巴的位置巧妙地引申为后来。

“雨濛”表示“天上下濛濛雨”,是古代汉语的名词用作动词,“雨”是下雨的意思,“濛”是副词,是小雨的意思。

“晡时雨”就是“午后雷阵雨”,晡时大致相当于申时,下午三点到五点,从晡食而来。古时物质贫乏,日食两餐,饔飧而食,就是朝食与餔食。

日常用语

“吃”福州话说“食”,“吃饭”就是“食饭”,不管汤类、茶酒或煎炒等食都说“食”,如“食酒、食茶”;“吸烟”也说“食薰”。古文有见如,《寡人之于国也》:“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

“喝”说“歠(啜)”读chuò,福州话读作入声,“喝了这碗汤”福州话就是“啜了这碗汤”。古文有见如,《孟子》有“放饭流歠”句。“吃吃喝喝”为“喫喫歠歠”。

“名叫”说“号”,古文有见如,《谭嗣同》:“与杨锐、林旭、刘光第同参预新政,时号为‘军机四卿’。”

“上学”说“去斋”,“放学”说“放斋”,古文有见如,《陶侃》:“(侃)辄朝运百甓于斋外,暮运于斋内。”

“上课”说“上堂”,“下课”说“落堂”。

“没空”说“无闲”,古文有见如,《柳敬亭传》:“华堂旅会,闲亭独坐。”

“站”说“企”,古文有见如,三国 魏·何晏《景福殿赋》“鸟企山峙。”,“蹲”说“伏”。

“跑”说“走”,古文有见如,《木兰诗》:“两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逃跑。《石壕吏》:“老翁逾墙走,老妇出门看。”

“走”说“行”,古文有见如,《论语》:“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哭”说“啼”,古文有见如,《察今》:“见人方引婴儿投之江中,婴儿啼。”

“看”说“觑”,古文有见如,《高祖还乡》:“觑多时认得,险气破我胸脯。”

“饿”说“枵”(xiāo),意思是空,古文有见如,《新唐书》90:“粮尽从枵,巧可图。”此指腹空饥饿之意。宋代陆游《剑南诗稿》69《幽居遣怀》:“大患元因有此身,正须枵腹对空囷 。”(囷,qun,古代一种圆形的谷仓)成语有“枵腹从公”和“枵腹而守”

“晒”叫说“曝”(pù),古文有见如,陶潜《自祭文》:“冬曝其日,夏濯其泉。”

“特地、特意”说“特特”,古文有见如,岳飞《池州翠微亭》诗:“经年尘土满征衣,特特寻芳上翠微。”

“满、充溢”福州话说“拍”,说,魏了翁《满江红•李提刑生日》词:“水拍池塘鸿雁聚,露浓庭畹芝兰馥。”

“关照、照料”说“抬举”,如:“今天鲈鱼又鲜又肥,多抬举一二斤。” 古文有见如,辛弃疾《好事近》词:“花月赏心天,抬举多情诗客。”

“戏耍、摆弄”说“弄”,如:“小孙女怕陌生,请你不要去弄她。”古文有见如,李白《秋蒲歌•其五》:“牵引条上儿,饮弄水中月。”(条上儿指幼猴)

“胜过”说“压”,如:“她的歌声压过所有参赛者。”古文有见如,白居易《奉和思黯相公》诗:“精神欺竹树,气色压亭台。”

“探、寻”说“讨”,如:“课本丢了,还不快去讨一讨。”古文有见如,杜甫《忆昔行》:“更讨衡阳董炼师,南游早鼓潇湘拖。

“爱,喜欢”说“疼”,古文有见如,孟称舜《桃花人面》“满庭花落地,则有谁疼?”

“病已去体,病有好转”说“瘥”(chài),福州话读chā,比如:“今旦瘥些了吗?”,古文有见如,《续世说》“患既未瘥,眠也不安”。

“本事,花样,成功的希望”说“解数”,古文有见如,《四游记·孙行者五庄观偷药》:“行者密语:莫慌,待我做个解数。”

“休养”说“将养”,古文有见如,汤之旭《皇清太学生武修袁公(袁可立曾孙)墓志铭》:“宦情既淡,顾念北堂将养,并无志于四方游。”

“休息”说“歇”,古文有见如,《卖炭翁》:“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

“用”说“使”,“用钱、用物”使“使钱、使物”。

“一起”说“齐”,古文有见如,《滕王阁序》:“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一色。”

“劳驾”说“起动”,《儒林外史》第一回:“却是起动头翁,上复县主老爷,說王冕乃一介农夫,不敢求见。”(如果“起动”和“多谢”合起来说,就是讽刺他人的意思:我多谢你帮倒忙!)

“马上”说“遽”,“马上去”就说“遽去”,古文有见如,《左传·僖公三十二》:“遽兴姜戎。”

“吼”说“喝”,与普通话中的“喝(第四声)”同义。古文有见如,《广苍》:“喝声之幽也。”

“下车”说“落车”,“下雨”福州话说“逿dàng(掉)雨”。

“怎么”说“安然”,“怎么做、怎么可能”就说“安然做、安然可能”。古文有见如,《陈涉世家》:“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懂了、知道了”说“晓”,古文有见如,《促织》:“展玩不可晓。”

“明白”说“白”,古文有见如,《荀子·天论》:“功名不白。”

“沃水”说“浇水”,古文有见如,《送东阳马生序》:“媵人持汤沃灌。”

“给”说“乞”,比如“先生乞学生蜀把笔。(老师給学生一枝笔。)”。古文有见如,《晋书·谢安传》:“安顾谓其甥羊昙曰:‘以墅乞汝。’”

普通话中,疾病是一个词,但在福州话中,“病”是“普通疾病”,“疾”是指“绝症”。这跟古汉语的意思是一样的。福州人说一个人得绝症,就是“得疾”。

“可以”说“会使”,“不可以”就是“勿会使”。

人体

“眼睛”说“目睭”

“脸”说“面”,“脸盆”说“面盆”。“洗脸”说“洗面”,“洗脸毛巾”叫“面布”

“嘴”说“喙”,古文有见如,《庄子·秋水》:“今吾无所所开吾喙,敢问其方。”

“脖子”说“脰骨”,古文有见如,《左传·襄公十八年》:“射殖绰,中肩,两矢夹脰。”

“脚”说“骹”,古文有见如,梅尧臣《潘歙州话庐山》:“坐石浸两骹,炎肤起芒粟。

“背”说“(骨甹)”,普通话音pīng,福州音pīang。

事物

“衣服”说“衣裳”,“棉袄”说“裘”。

“绳”说“索”,“翅膀”说“翼”。

“剪刀”说“铰刀”,古文有见如,曹唐《病马》:“欲将鬃鬣重剪裁,乞借新成利铰刀。”

“上下楼的那种固定楼梯”说“踏斗”,“斗”字的引申活用,表示楼梯。

“锅”说“鼎”,古代烹煮用鼎,古文有见如,《察今》:“尝一脟肉,而知一镬之味,一鼎之调。”。福州小吃锅边糊应些做“鼎边抆”。“抆”,是动作擦。“锅铲”就说“鼎杼”

“厨房”说“灶前”,“筷子”说“箸”。

“路”说“墿”(福州读duo,普通话读yì和tú )

“应酬礼”说“人情”,古文有见如,《红楼梦》:“忙又引了拜见贾母,将人情土物各种酬献了。”

“风筝”福州话说“纸鹞”,宋伯仁《纸鹞》:“弄假如真舞碧空,吹嘘全在一丝风。唯惭尺五天将近,犹在儿童掌握中。”

“娘家”说“外家厝”,古文有见如,刘瞻《春郊》:“寒食归宁红袖女,外家纸上看蚕生。”

“信”说“批”,“写信”,就是“写批”。

“蛋”说“卵”

“猪”说“豨”,豨是古代楚人对小猪的称谓,豨《尔雅》云:“东方名豕也。”,《墨子》“言则称于汤文,行则譬于狗豨。”

“稻谷”说“粟”(cuok),粟现在是指小米,在古代泛称谷类。

“喝粥”说“喫穈粥”,“喫”就是吃,“穈”也作“糜”, 福州话读mui(与 “妹”、“梅”音近),“穈粥”一词在古代中原地区,就是指稠的粥。

其他

“怕”说“惊”

“癫”说“疯”,说:“这个人好疯”,福州话“野癫”。

“黑”说“乌”,“天黑了”,就是“天乌了”。

“有情”说“多情”,比如:“三姑这个人,一向多情多义。”,古文有见如,柳永《雨霖铃》词:“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果断”说“杀伐”,古文有见如,《后汉书·冯鲂传》:“为政敢杀伐,以威信称。”

“(事情)过去了”说“过身”

“马上,刚才”说“此刻”

“如何”说“何如”

“不要”说“莫”,“不要笑”说“莫笑”。

“也”说“亦”,“又”说“复”。

“是否”说“安是”,“总是”说“屡屡 ”,“如果”说“若”。

“和”说“共”, 比如:“我共伊是學生。”(我和他是學生。)古文有见如,《滕王阁序》:“秋水共长天一色。”

“漂亮、美丽”说“俊”。《林黛玉进贾府》:“俊目修眉,顾盼神飞。”

“快乐、高兴”说“欢喜”, 古文有见如,《战国策·中山策》:“长平之事,秦军大尅,赵军大破;秦人欢喜,赵人畏惧。”

还有,关于福州话和普通话的差异,

请看一位语文老师的总结:

细细比照普通话,福州话有一种倒装差异,这是属于福州话自己的词法。看一看下列比照表中的例子便了然了。

对照表

普通话 词类 福州话

纸钱 名词 钱纸

哑巴 名词 巴哑

台风 名词 风台

当街 名词 街当

认记 名词 记认

底细 名词 细底

母猪 名词 猪母

母鸡 名词 鸡母

母鸭 名词 鸭母

母牛 名词 牛母

母犬 名词 犬母

胶水 名词 水胶

长官 名词 官长

先头 名词 头先

款式 名词 式款

式样 名词 样式

底下 名词 下底

吐泻病 名词 病吐泻

咸橄榄 名词 橄榄咸

热闹 形容词 闹热

勉强 形容词 强勉

俭省 形容词 省俭

合适 形容词 适合

乱纷纷 形容词 纷纷乱

嫌弃 动词 弃嫌

早起 动词 起早

纵容 动词 容纵

汗马 动词 马汗

兴起 动词 起兴

叫号 动词 号叫

总共 副词 共总

普通话“骨”,福州话则说“骨骨”,普通话“食”,福州话则说“食食”,作了重叠。这种重叠亦是福州话自己的词法,与普通话不同。这种重叠多出现在单纯词。普通话中也有重叠的,但属个别,而福州话中则频频出现。

对照表

普通话 词类 福州话

骨 名词 骨骨

汤 名词 汤汤

瓶 名词 瓶瓶

碟 名词 碟碟

汁 名词 汁汁

卡 名词 卡卡

盘 名词 盘盘

角 名词 角角

板 名词 板板

架 名词 架架

核 名词 核核

壳 名词 壳壳

袋 名词 袋袋

俊 形容词 俊俊

横 形容词 横横

惊 形容词 惊惊

定 形容词 定定

是 动词 是是

食 动词 食食

觑 动词 觑觑

真 副词 真真

普通话单纯词A,福州话说成AA,是简单的重叠,复合词重叠要多样些。普通话AB,福州话可以把其第一音节重叠,然变成AAB式,比如普通话“安心”、“崭新”、“特意”、“搭缠”、“干急”、“圆圈”、“单方”,福州话说成“安安心”、“崭崭新”、“特特意”、“搭搭缠”、“干干急”、“圆圆圈”、“单单方”。

福州话也可以把普通话AB的第二音节重叠而成ABB式,如普通话“输光”、“四角”,福州话重叠成“输光光”、“四角角”。福州话还可以把普通话AB,重叠成AABB,如“根蒂”、“正当”、“四角”,福州话重叠成“根根蒂蒂”、“正正当当”、“四四角角”。

还有更有趣的,像普通话AB,福州话先倒装成BA,然后重叠成BAA或BBA。比如“雪白”、“战抖”,福州话先倒装成“白雪”、“抖战”,然后重叠成“白雪雪”、“抖抖战”。

来源:海峡都市报
编辑:严玮瑫   责编:林昱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