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福州】闽江里的一座孤岛,在每个夜晚为爱情复活

据说老福州的童年相册里,都有一张和江心公园悬索桥的合影。

1992年,江心公园就修好了索桥,小屁孩们终于不用再冒险偷渡进园,轮渡也成了过去式。

门票从1毛到后来的免费入园,作为曾经福州最早的儿童游乐场之一,在没有闭关的21年前,是台江和马尾周边70~80一代的童年回忆。

上周,跑去烟台山打卡,意外地走进了江心公园。

今天的江心公园,已经看不到儿时里的模样:

江滨浴场里扎猛子,一杯汽水下肚,转身跳入水里,boom!

男男女女赤膊上阵,猝不及防的各色款式内裤和花色,水里游着老大爷托着学游泳的孙子,半大的小子一门心思地炫技扑腾,穿比基尼的泳装美女点缀其中,几只蠢萌的小狗嬉戏追逐。

花格布上家庭野餐,玩到晒脱了皮太阳下山了,喝光了橘子汽水和面包才能心满意足回家。

周末去江心公园游泳,是福州人盛夏里的保留节目,是小学生打起精神第二天乖乖上学的动力。

大象滑滑梯总也不疲倦的爬高和滑下,迷你版轨道小火车车头高举双手的欢欣,跷跷板和荡秋千必须要争胜负,一个很小的游乐场,编织了蓝红的秘境。

园子里的榕树,偷听了情侣的肉麻情话。捞化摊子,是游泳少年们共同的能量站,穿着四角底裤,一手叉腰,一手迎风酣战卤鸭和冰啤,然后一抹嘴巴花式跳水。

橙黄色的闽江水带走了过去,却带不走流连着的童年记忆。

江心公园还藏有很多故事:

180度的“爱情转角”口曾上演1995年中央电视台的元宵晚会,闻名全国。古榕树下,赵忠祥、杨钰莹、毛阿敏,圆月映衬着江水,别样美好。

爱情岛的别称是最好的80年代蓬勃的映射,打破守旧的陈腐,在四面环水的公园里,上演“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浪漫《诗经》。

枝丫绑着红绸带,百年古榕树为稚嫩的爱情遮风挡雨。同心锁褪了色,手牵手的男女也没有机会坐在长椅上耳语磨腮。

人流如织的江滨浴场被填了大半,去省体冲浪成了追赶的时髦。手划的木板救生船了无影踪,椰沙树影,水清沙白是故事里的白描。

大象滑梯和跷跷板身上长出了林中栈道和绿草坪,少女海豚雕塑和两尊狮子石像是公园位数 不多的遗老。

在往前走,被洪水冲走的青竹苑找不到一丝痕迹。新生的两栋木屋偶尔举办的艺文展,追溯着江心公园曾经的喧嚣。

人人都合影的悬索桥,拔地而起四层螺旋眺望台,可以俯瞰整个公园。

1997年,三县洲大桥开始动工,江心公园成了被遗忘的孤岛,直到19年后才“重见天日”。

而那些跳水玩泥巴的小朋友,早已经熬成了爹妈,不再热衷于滑滑梯,你追我赶的原始游戏,他们更愿意去大商场里遛娃,有吃有喝,冬暖夏凉。

至今还流连爱情岛的,大多是形单影只的老人,在烫屁股的台阶上坐下来,看面前缓缓流淌的闽江水,试图找回些过往的东西。

偶尔有沿着环岛步道跑步的青年,和仓前路上裸着上身的健身男女遥相呼应,给新生的江心公园注入能量。

高悬的望北台真武庙琉璃瓦墙,江心公园自带宁静的磁场,漫步林中栈道,任何的风吹草动 都成了积蓄情绪的理由。

从环岛路走一圈,从前公园很热闹,像《晴天》里唱着的“童年的荡秋千,随记忆一直晃到现在。”

现在老人成了主角,寻一个周末去公园遛弯,偶遇散步、乘凉的老福州,听他们讲逝去的故事。

有人说江心公园“变了味”,过去欢声笑语的儿童游乐场,成了慢吞吞的绿色健康公园。但对于我来说,这只是它在不同年代背负的不同使命罢了。

这两个江心公园,都是可爱的。


来源:福州知了
编辑:强婕宁 责编:黄晓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