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福州】 来仓山感受“海丝印迹”吧!

福州是中国古代重要的港口城市,在海上丝绸之路中国段占有重要地位。仓山境内闽江环绕,除了绍岐渡、怀安窑址及接官道码头等是福州古港海上贸易的有力见证者外,龙瑞寺、泛船浦、琉球墓园、鹤巢寺等,均是“海丝印迹”不可或缺的部分。

1、林浦村:绍岐渡·林浦石塔

林浦石塔

绍岐古渡和林浦石塔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林浦石塔,位于林浦村绍岐码头边,古时为闽江水运的一个航标。在宋代,林浦石塔附近曾有一个叫“绍岐渡”的繁华古渡口,而这座石塔就是渡口的航标。林浦石塔地理位置特殊,处于船舶由林浦内港通往外港的必经之路上,石塔也因此成了进出林浦港的重要航标之一。

《福州市郊区志》记载:“林浦石塔位于福州市城门镇林浦绍岐村江边。在古代,塔被视为闽江水运的一个航标。由花岗岩砌造,七层八角实心,高约6米,须弥座周长8米。”

2、淮安村:怀安窑址

怀安窑址

怀安窑址,位于建新镇淮安村。窑址分布面积达8万多平方米,1982年考古发掘,出土15000多件遗物,其烧造的年代从南朝开始,至唐代中晚期。该窑址烧造的瓷器大量外销日本等地,在日本鸿胪馆遗址和沉船中均有发现,见证了福州海上贸易的兴盛,是研究南朝至唐、五代福建陶瓷烧造技术及陶瓷外销的重要资料。

3、淮安村:芋原驿古渡·接官道码头

接官道码头

在淮安村怀安窑址附近,至今还保留着一座古码头与一条古接官道。据了解,这曾是怀安芋原驿古渡,是怀安保存下来的唯一接官道。

怀安古接官道码头地处水上交通要道,在唐、五代时期,它就是进口货物及闽江上游物资重要的中转码头,海上贸易由此起航。当时,怀安窑烧制的瓷器就是经这条通往渡口的官道,装上船只,运往外洋。渡口的这种繁华景象前后持续了数百年。《闽都记》记载:“在石岊江头。南行以舆,北以舟。皇华使节往来络绎。”描绘的就是当年这里的盛况。

因此,怀安芋原驿古渡是唐朝后期海上丝绸之路的交通枢纽之一,接官道码头是福州与日本及东南亚一些国家陶瓷交易的一个重要码头,见证了唐、五代时期福州与亚洲周边国家的海洋贸易。

4、梁厝村:龙瑞寺

龙瑞寺

梁厝村的龙瑞寺始建于唐天复元年(901),保留有许多唐宋古物,现存唐宋风格的大殿石柱、殿基。其中,殿基由青石砌成须弥座,镶有精美浮雕造像,均为唐代构件;青石浮雕造像有海族献瑞、八蛮贡象等。八蛮贡象反映了唐、五代时期,中国通过海上丝绸之路与各国友好往来的历史,被文物界公认为海丝的重要实物见证。

5、闽江大桥附近:泛船浦

泛船浦

泛船浦,旧名番船浦,包括今闽江大桥(二桥)以南,观海路、朝阳路以北地段。《藤山志》载,船浦之名,由明弘治十一年(1498)邓太监来闽督舶,贪受贿赂,将该地租给番人停泊船只,因名。古代这里河道深,江面阔,外国船只(福州人称之为番船)便在这里停泊。当时,这里桅杆林立,船舶密集。福州话“番”与“泛”谐音,后改称“泛船浦”,指广泛停泊中外大小船只的江浦。

6、鳌头凤岭路:琉球墓园

琉球墓园

琉球墓园,位于对湖街道鳌头凤岭路。

明清时期,福州与琉球人民之间的友好交往日益增多,在福州的琉球墓便是福州和琉球人民友谊源远流长、关系密切的历史见证。

目前,琉球墓园内保存着9座琉球墓。它们是从琉球来福州的官员、船员、商人亡故之后,由亲友购买山地而埋葬的。尚存的墓碑一般刻有“琉球”等字样和死者姓名、卒年、职务及墓地的长、宽尺寸。

7、高盖山西南麓:鹤巢寺

鹤巢寺

鹤巢寺位于仓山区高盖山西南麓,始建于唐武德年间(618—626),古时寺外常有白鹤,故寺称鹤巢寺。鹤巢寺不仅是佛教寺庙,而且还是日本“刚柔流空手道”祖庭。

清朝前期,盘屿人林达崇年轻时拜鹤巢寺清定和尚为师,学习罗汉拳,得师父真传,武艺高超,且臂力惊人。后来,篾匠出身的谢如如从林达崇处习得罗汉拳,又受寺外白鹤梳理羽毛时的姿态启发,创立鸣鹤拳。

琉球著名武术家“那霸手”东恩纳宽量,年轻时到福州寻访武术名师,后拜在鸣鹤拳宗师谢如如门下,学得鸣鹤拳。回到冲绳那霸后,他全力推广中国武术。当时,一位年仅14岁的少年宫城长顺,因刻苦自律,成为东恩纳宽量的入室弟子。经过15年的学习,宫城长顺深得其师武术精髓。在多年皇家表演、武术比赛中,“那霸手”渐露头角。当时,“那霸手”与同样传自中国的武术“泊手”“首里手”,共称“唐手”。1930年,宫城长顺将“那霸手”定名为刚柔流;1933年,唐手改称“空手道”,因此鹤巢寺就成为“刚柔流空手道”的祖庭。


来源:福州晚报
编辑:林昱星 责编:卢明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