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福州】螺女的传说

说到田螺姑娘大家应该都不陌生,就是那个不会“败家”买买买,只会“持家”做做饭的小仙女!

田螺姑娘的传说出自仓山区的一个小镇,这个小镇位于仓山区南台岛东南边,名曰“螺洲古镇”,其实它还有一个霸气的外号——帝师之乡。这里是一个盛产“学霸”的地方,光当地的陈氏家族在两三百年间就出了二十一名进士,一百零八名举人!

螺洲镇全景  

螺洲位于福州南台岛的东南端,本是闽江泥沙冲积的洲地,因形似青螺得名,亦称百花洲。现在已和南台岛连在一起了。清代属福建省闽县,民国时期合并侯官城闽侯县,于1981年10月经福州市人民政府批准恢复螺洲镇建制,属仓山区管辖。地处乌龙江北岸的螺洲镇,只是一个小镇,辖杜园、店前、吴厝、洲尾等七个行政村和一个街道居委会,面积6.4平方公里,人口近两万人,但这里却是名闻四海的福建省历史文化名镇,具有独特的自然和人文景观魅力。闽侯县人民政府和闽侯地区专署都曾长期驻在此地。

乌龙江景

过去这里水网密布,出入均需乘船。去螺洲镇,乘车来到杜园村头,只见一座不大也不长的公路桥横跨在杜园溪上。当地人介绍,杜园原名“渡源”、“渡头”,以前要进螺洲都在这里乘船。因谐音之故,“渡”后来逐步演化为“杜”,渡头也不存在了。杜园溪是从乌龙江分支出来的一条小支流,环绕螺洲镇后又流回乌龙江。过去水面很宽,现在变窄了,但水流依然畅通,两岸绿树成荫,煞是好看。

螺洲镇沿岸风采  

在杜园溪至乌龙江处的下游入口,就是现在的螺洲镇洲尾村,历来以林姓人家居住为主。著名的“螺仙庙”就建在江边不远处,附近还有明代王偁题写的“螺仙胜迹”碑刻。

明代王偁题写的“螺仙胜迹”碑刻  

闽江水质一向很好,水里青螺很多,可以食用,故青螺长期以来与沿江人结下了不解之缘。直到如今,“红糟青螺”仍然是传统闽菜之一。

红糟青螺  

螺洲镇附近的“胪雷”村,过去就称为“庐螺”。据说当地有一位善良勤劳的农夫,在一块形如青螺的岩石底下筑庐而居,他平生做了许多善事,故他死后人们把此地命名为“庐螺”以纪念他。

南宋初年的《三山志》(卷二)提到“县东南三十里”的“卢螺”,旁有石步”、后有“ 城门山”。可见螺女传说在闽江沿岸的出现,绝不是偶然的现象。

东晋著名的志异小说集《搜神记》,有段关于螺女传说的精彩记载:“闽人谢端少孤,于此得一大螺,如斗,置之瓮中。每日见盘馔甚丰。后归见一少女美丽,燃灶之炊。女曰:‘我是白衣素女,天帝哀君少孤,遣妾与君具膳。今既已知,妾当化去。留壳与君’”。

田螺姑娘

文字虽然不多,十分生动传神,令人过目不忘。东晋时,福建在全国属于极其偏僻之地,可以说是“海角天涯”,却有如此美丽的故事发生,并传遍全国,实在难得。这是古代“闽人”的光彩,也是我们现在应当继承的一笔文化财富。

螺洲徐氏仙娘庙

曾经的“螺洲徐氏仙娘庙”现在已经看不清了  

但“闽人谢端”到底住在何方?《搜神记》中并没有具体说明。清乾隆《福州府志》(卷之五)却明确地认定,此事发生在现在闽侯县甘蔗镇。在该书“螺江”条目下写道:“螺江,在城西北二十五里,与石岜对面,亦名螺女江。……中有甘蔗洲……”而在同一部《福州府志》(卷五山川)中另有“螺洲江”的记载:“螺洲江,在方山下,江水自西而南,经此”。这才是指现在的螺洲镇,文字没有含糊之处。

《福州府志》编者有什么根据作此判断,我们不得而知;但应当不会完全无中生有。因此,同代的螺洲人已作过辨析。明朝陈润编著、清代白花洲渔增修的《螺江志》(元卷、祠宇),“百花洲渔”(清代人)在“按语”中作了这样的说明:“郡志螺江者二”、“而螺女则有三”,但“郡志以谢端出在侯官螺洲”(按即今闽侯甘蔗镇)却没有说明“闽之螺女庙著其姓曰‘徐氏仙娘’”(按即今仓山区螺洲镇);并指责道:“郡志何以阙如耶?”这就是说,螺洲的螺女庙本来就与甘蔗的螺女庙不同,故称“螺洲徐氏仙娘庙”。

螺洲徐氏仙娘庙  

如今螺洲镇寻访螺女庙,却只找到明代闽中十才子之一王偁题写的“螺仙胜迹”碑石,碑上有一个小小的螺仙神龛。神龛里坐着一位小巧朴素的螺仙,是古代中年妇女的形象。

螺仙胜迹  

螺仙作为当年农夫的梦中情人,应该是个纯洁脱俗的姑娘形象,为何她却是中年妇女形象呢?当地人说,他们尊称“螺仙”为“仙娘”。

螺仙庙壁画,记录一段美好的传说

哦,这就不难理解了。“娘”在福州人的心目中是母亲的意思,所以他们把“螺仙”雕塑成了中年妇女。这说明,百姓心中的“田螺姑娘”和大众心中的螺仙不一样,彼此寄托的不是同一个梦想。

田螺姑娘  

大众爱慕和渴望有一个贤惠能干、美丽又不爱慕虚荣的脱俗仙妻,而百姓渴望有一个慈爱助人的母亲来福佑他们。无论如何,螺仙能随着文艺作品活了几千年,对于螺洲是很幸运又美好的。



来源:仓山旅游微信公众号
编辑:林昱星 责编:卢明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