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福州】误入福州最惊艳的老街

初冬暖阳,大好周末,整座城市从雨水淅沥醒来。

走过一千遍的城市,突发奇想地暴走了一次马尾,不曾想看见秋末初冬最迷人的渡口。

从马尾造船厂站下车,一头扎进了支路旁的巷子,在晴空碧绿的天空掩映下,看见了马尾旧渡镇口。


民国往事风的老建筑,凋零的老字牌,青砖片瓦,几扇蓝色玻璃窗点缀,肆意飞扬的电线勾连朱色大门。招牌、标语、废品收购、残缺的雕花......满目岁月的痕迹,让人错以为穿越到了七八十年代。




很少有人知道这处秘境。或者说,曾经近在咫尺却不巧错过。

“这里是来马尾的第一站”,小时候的杨帆依旧记得从台江坐船到马尾阿姨家,到达旧镇渡口的景象:石板台阶、红砖外墙,一排老洋房矗立在渡口后面。

只是后来就剩下了摇摇欲坠的老屋,站在旧家电收购站前,儿时的回忆就涌上了心头。

这面墙上的野生文案,让小福汗颜。

往旧镇的巷子里走,老福州的活色生香扑面而来。

上午11点,阳光开始稠密,照耀在一排排刚刚成型的线面上,收获一个惊喜。


做了四十多年的线面师傅,躲在巷子里的小院里跳起了“拉面舞”,三进一退,动次打次,充满节奏感,三两下一盘线面就拉成了丝状,挂在了架子上。


看着实在好奇,也就两根筷子,在不断使劲的双手下,一排排面胚,经过一番拉扯后,就成了线面,然后交给时间和重力,慢慢越垂越长。


一旁是非常原始的工坊,醒好的线面在暗格里,做好的线面摆放在地上。最后的成品,只有0.6毫米,细如发丝,又柔又韧。


7元/斤,看着门前摆着的摊位,小伙伴毫不犹豫的掏钱买下。这种靠双手才得以制作的精细食物,是有工业和机械无法取代的美感的。

这个福州人过年、庆生或者婚嫁这样的重要日子,都无可或缺的线面,又让同伴土著回忆起了外婆家的老酒鸭肉线面了。

那是真好吃啊。


接着往渡口方向走,一个早市出现在了眼前。

贩卖着海鲜的摊子,新鲜的绿色蔬菜,讨价还价的声音……充满了市井的气息。


这个早市从7点开始就会很热闹,从船只上下来一溜的赶早的商贩,卖蔬菜的和卖米面的聊着家长里短,卖水果的和卖海鲜的打探城里的新鲜事,来往的行人,看上满意的就上前讲价,生机勃勃。

曾经因着营前的物价比马尾便宜些,好多人就做起了“代购”的生意。一段时间这儿几乎什么都能买到,马尾旧镇渡口也成了马尾的CBD。


也许还有不少人还记得“世利花生”店铺、卖麦芽糖、卖冰糖的流动商贩、马尾影剧院和书店,这些赶圩时狂奔的热门地点。

近几年,酷爱拍照的年轻人会来这里,楼梯间、落地窗、剥落的墙壁成为了凹造型的不二之选。


走到早市的尾巴,抬头看见了马尾旧镇渡口的新招牌。

前年,马尾旧镇码头翻新,黄墙贴上了青砖,仓库的尘埃上拔起观江平台,潮江楼也重新焕发新的威严。


我们去的时候,翻新的潮江楼闭门,只能从二楼窗口矗立的人偶,一窥究竟。

往观江平台走,晒着当地居民捕捞的鱼干,还有不知名的白色物品,你知道是什么吗?

过往的渡船停靠在岸边,看着茫茫江水,翻涌着福州人的沧海桑田和一代人记忆的涟漪。

据记载,福州地区曾有230个渡口。罗星塔从清末时,被老外船员称为中国塔,被标志到世界航海地图上,当时你不管从世界哪邮寄回马尾的信,只要写上“Pagoda anchorage”(中国塔)就可寄达。

中午,在星旺路上的夫妻饮食店(原马尾破店)饱食了一餐。

上下两层,十几张桌子排得满满的,做着福州菜和闽南菜,微调了口味,更适合当地人。


小福挤到了厨房点到了菜,推荐青椒炒牛肉,都是牛肉,特别良心。还有洋烧排,要自己拿着盘子挑,带着肥瘦相间的肉,一咬,油汁顺着卤水滑进口腔,超级下饭。现在写来也是一边咽着口水。

吃完午饭,走到格致园休息,在这里享受了2小时的下午茶时光。


静静坐着,聊着八卦和家长里短,慵懒的初冬午后,就这样被一杯咖啡治愈了。

如果想要看夕阳,可以走到江滨东大道的别墅群,这里散落着不少轻食餐厅,大落地窗玻璃,甜品和咖啡颜值都在线。

小福走的时候,车行驶在江滨东大道上,傍晚5点夕阳西下美的无法用言语形容。

为初冬的这个周末画上了完美的句号,原来只要你迈开步子,最美的风景就在身边。

来源:福州知了
编辑:甘淑婷 责编:林真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