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电视直播

网络直播

福州广电

专题

文化生活报

漆艺大师郑崇尧:择一事 "漆"一生

在中国源远流长的漆艺发展历史中,福州占有极其特殊和重要的地位。福州,不仅是漆艺重镇,有着丰富的漆文化生态与深厚的漆器传承,同时还诞生了一大批中国最顶尖的漆艺大师,郑崇尧就是其中之一。郑老今年86岁,从二十几岁到八十几岁,他只专注一件事,那就是创作漆画,从秉承信念、理想的寒门学子,到斐声艺坛的耄耋老者,他的漆艺之路极致而又纯粹,今天的身边故事就让我们一起走近漆艺大师郑崇尧,感悟他的漆彩人生。

漆艺大师郑崇尧:这幅画原稿是唐卡,唐卡是工笔重彩的,它容易用水性笔画,但做成漆画,用漆来画非常有难度,但是我想挑战自己 ,我们是在一层画一层画,画完再做漆,然后打磨出来的效果,而且根据我们福建的漆画漆艺的特点,亮、光、平,而且色彩这么多,我做得非常统一。这几天很多参观者来评价,我很高兴,这是我精神上最大的收获,到这么大年纪了可以说挑战成功。

86岁高龄的郑老依然宝刀不老,每年都会创作新的作品,眼前这幅《绿度母》是他近期完成的最新作品,经过将近半年的制作打磨,最终呈现在人们眼前的作品,工笔刻划细致入微,生动的气韵和大漆的色彩令人赞叹。

1956年,福建成立了第一所工艺美术学校,郑崇尧正是第一届考入"漆器绘画班"的学生,年少的他刚一接触漆艺,便被漆画朦胧、神秘,让人捉摸不透的艺术魅力所吸引,自此,郑崇尧心无旁骛地爱上了漆性工艺和髹饰。

漆艺大师郑崇尧:我的老师是李芝卿,他是中国有名的漆艺专家,当时全国的漆艺专业会议在福建举办, 老师带我们参与作品制作,我们自己也参与制作了,当时看到全国的参赛作品,感觉漆艺很可贵,它不仅是工艺,而且是艺术,非常深奥,普通说法是脱胎漆器是非常肤浅的说法,真正漆的文化非常深奥。

与漆结缘几十年,郑崇尧对漆艺有自己的理解,他致力于漆画艺术的研究与创作,力求使传统髹饰技巧在艺坛上开放别样的花,结别样的果,开辟出漆画的新境界。他的作品包罗万象,贴近生活,让生灵万物在漆艺中隽永,焕出别样的光彩。

漆艺大师郑崇尧:必须说求新求变,而且更要反映现代的气息,社会的面貌,所以你画花鸟,花鸟应该有新意,你画山水,山水应该有新貌,才能体现跟着时代发展,我们漆是一种漆文化,但是更需要现代的东西结合美感,更有审美,漆美、绘画艺术、造型艺术都美,才能更完美 。

漆画制作工艺复杂,先要在漆板上用彩漆画好图样,而后加上贴金、银箔、蛋壳片等,涂上表漆,阴干后磨去表漆露出图样,因此郑崇尧的作品画面图样,与表漆齐平,妩媚光滑,宛如天生。在郑崇尧老先生六十载的漆艺创作生涯中,曾两度参加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台湾厅室内装饰漆画《古田会址》、《孔雀百花》的设计制作,在国家展览馆、北京国庆50周年成就馆等多处重要场馆也能看到他的作品。

漆艺大师郑崇尧:传统的东西弘扬起来了,过去局限在脱胎漆艺的器皿上,现在发展在艺术殿堂走出艺术殿堂了,1978年以后国家承认这是国家艺术的画种,过去只能在民间传播,所以说大家都看到了,更引起我们更加投入,更加热爱。

光阴荏苒,岁月沉淀留给郑崇尧的是一份坚毅与执着,而他的内心承载着对漆艺术沉甸甸的期望,退休后的郑崇尧,被福州工艺美术学校聘为教师,同时他还到福州聋哑学校进行义务教育,慷慨解囊于孤儿,贫困生的学习和生活,他曾经两度赴台举办个展,也多次参与美国、日本,韩国等多国的文化交流和合作,他希望未来能有更多漆画的爱好者能把漆艺术传承下去,将中国民族文化弘扬海外,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漆艺大师郑崇尧:我退休完到现在23年,23年我继续创作,继续带徒弟带学生,免费带学生,希望他们能爱好这个专业,爱好这个行业 ,漆艺文化代表中国,是代表中国的一个艺术品牌,这个前途是光明的。

来源:新闻110
编辑:林昱星 责编:郑雪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