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有多少钱,才能回家过年?答案扎心了!

你需要多少钱,才能回家过年?答案扎心了!

前不久,支付宝发布的年度账单,提醒了很多人在过去一年喜获了“三个亿”:

一个回忆,一个失忆,一个不容易。

回忆不起自己挣了多少钱,对于自己超额消费选择性失忆,一年到头起早贪黑存款寥寥,着实不容易。

当人们还在想着“三个亿”的时候,转眼间,距离春节只剩几天了。

成年人最怕过年,过年就等于过钱。

春节期间辞旧迎新的各种习俗,各种人情往来,往往就会让辛辛苦苦一年,积攒起来的小金库迅速缩水。有人说过年得花十几二十万吧,也有人认为过年花个八九万了不得,还有人觉得一两万,凑凑合合也可以嘛....

那么,问题来了,要有多少钱,才能回家过个年?

我们都知道,市面上每款车型,大都会推出几个不同价位的版本,如舒适版、精英版、豪华版等。

多少钱才够回家过一个年,这个问题就像备多少钱,买什么版本的车。

今年,你会挑哪个版本回家过年呢?

舒适版

过年舒适版,指导原则只有一条:

能省一点是一点,攒钱不易,且花且珍惜。

置办年货:只买常见肉类、坚果类、水果蔬菜类、烟酒类等,越是春节特供的,越不买,预算3500元。

购置新衣:一瞅商场打折、二观网店促销,一家老小七口人,小孩300元,大人800元,预算5100元。

四钱支出:总有梦想是实现不了的,就像总有一些钱是省不掉的,过年有四项烧钱开支。

敬老钱每人1000元,压岁钱每人200元,份子钱每份600元,拜年钱每户500元,按4位老人、4个小孩、3份随礼、6户人家预算9600元。

聚会娱乐:春节期间难免参加聚会,打麻将、唱歌、聚餐等娱乐活动,能AA时就不要主动买单,能团时购就不要当场结算,预算3000元。

交通出行:能安全回家就行,火车虽然拥挤、气味复杂,但胜在经济实惠,预算2000元往返。

按照以上预算支出,过年舒适版,指导价是23200元。

精英版

过年精英版,指导原则是牢记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置办年货:除了购买常见年货类,还选择购买一些精致的,如进口车厘子、优质海鲜等,预算6000元。

购置新衣:选择品牌店,挑选有质感的衣服,一家老小七口人,小孩800元,大人1500元,预算9800元。

四钱支出:准备好足额现金红包,你将从亲朋眼中的二狗、翠花,一跃成为村里优秀青年代表。

敬老钱每人2800元,压岁钱每人600元,份子钱每份1000元,拜年钱每户1000元,按4位老人、4个小孩、3份随礼、6户人家预算22600元;

聚会娱乐:春节期间主动邀请老友、同学,一起出来聚聚,挑选环境优雅的,有档次的,预算6000元;

交通出行:早早使用抢票加油包,购买高铁票,舒适舒心出行,预算4000元往返。

按照以上预算支出,过年精英版,指导价是48400元。

豪华版

过年豪华版,指导原则很简单,只有七个字——过年开心最重要。

置办年货:看着自己想吃什么,喝什么就买什么,讲究无污染原生态、国际进口随便买,预算10000元。

购置新衣:价格忽略,不同的场合不同的装扮,最少也要两三套衣服备着,一家老小七口人,小孩8000元,大人10000元,预算68000元。

四钱支出:发红包时候的样子,让亲朋仿佛看到了财神爷本尊,全身上下金光闪闪。

敬老钱每人10000元,压岁钱每人2000元,份子钱每份6000元,拜年钱每户6000元,按4位老人、4个小孩、3份随礼、6户人家预算102000元。

聚会娱乐:包揽春节期间所有聚会娱乐活动,成为别人口中的“老同学”,预算15000元。

交通出行:从不着急抢票回家,头等舱机票提前预定好,往返预算10000元。

按照以上预算支出,过年豪华版,指导价是205000元。

其实,春节回家烧钱的号角,从出发回家那一刻开始,已经吹起。

可能会怀念小时候,过年有新衣服穿、有压岁钱拿、可以然放各式各样的烟火……

谁不想一直无拘无束,无忧无虑过着一生,可成年人的世界从来没有容易二字。

有的人在外面努力奋斗了一年,吃了很多的苦,受过很多委屈,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存款不足五位数。

很多时候,荷包撑不起我们的自尊心,回家过个体面的年,成为一种艰难。

话说回来,无论我们在外混得怎么样,家里永远都会为你敞开一扇门,为你亮起一盏灯。

过个年,父母们从腊月初就开始张罗,腌制咸鱼、腊肉、腊鸭,晾晒好儿女喜欢的腊肠,忙忙碌碌一个月,就是为了等候儿女们能坐在一起,吃一顿热气腾腾地年夜饭。

有多少钱,回家过年,它不是一道绝对命题,也没有一个标准答案。

不论选择哪个版本回家过年,一家人团团圆圆、健健康康才是最重要的。

世间有千万条路,回家的路只有一条。

人生短短数载,可以与家人团聚在一起过年的日子,只有几天,钱可以再挣,有些错过的时光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不管有钱没钱,不要忘记了家里,年迈的父母在盼望,可爱的孩子在期待,所有爱你的人,都在等你回家过年。

涨姿势!看古代人如何应对春节“回家难”?

“春运”一词最早出现在1980年的《人民日报》上,是随着改革开放对人口流动的限制放宽后,中国出现的特有的社会现象。因此,从狭义来说古人是没有春运的,但从广义上来讲,从春节出现开始,春运现象就存在了,即所谓春节期间的出行。

古人春节是怎么回家的?古代的“高铁”和“大巴”又是什么样的?

古代中国有春运吗?

春节,是中国人及受中国文化影响的周边国家的节日。在一年所有节日里,春节最重要,持续时间也最长,民间俗称“过年”。过年与平日最大的不同是,一家人欢聚一堂,坐到一起吃年饭,共享家庭之乐。因此,除非迫不得已,每个家庭成员都会赶回来,与家人一起过年。

大家争着“过年回家”,便应该是古代春运的源头。

为何过年时一定要回家?笔者考证了一下,可能与传说“年”是个恶兽有关。据说,“年”长着四只角四只足,力大无比,在每年的最后一天便会出来作祟。当时生产力低下,个体对付“年”的能力不足,人多力量就大,于是全家人守在一起,等着“年”的来到,合力把“年”赶走。试想,如果因为你未回家,而导致家被“年”祸害了,那将是多大的不幸?所以不论怎么困难,有什么样的理由,在外的家庭成员都要赶回,助一臂之力。

为了赶走“年”,在一年的最后一夜——除夕,全家都不敢睡觉——“守岁”风俗也由此而来。

春运何时兴起?

现代时空概念上的“年”,晚于过年风俗。据中国最早一部释义词典《尔雅》“岁名”条解释,“年”在唐尧时称为“载”、夏代称为“岁”,商代称为“祀”,一直到周代才称为“年”。据此可以推出,在周代出现了现代春节的雏形——过年,古代的“春运”也就应该出现在这个时候。

需要指明的是,由于受自然、政策,特别是封建时代“父母在不远游”等礼俗因素的限制,过去人口流动的数量并不大,距离也不会远,“外出务工人员”并非古代春运的主体,而是以公务人士和商人为主。

古代春运也是“回家难”

春运期间最大的矛盾是输力不足。在古代,运力问题也同样存在。

由于道路建设落后和交通工具简单,许多人因为路途遥远,根本无法回家过年,即便到了交通相对发达的隋唐时期,“回家难”现象也无法改变。虽然史料上没有具体说明,但从当时诗人留下来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一二。

隋代诗人薛道衡有一首挺有名的诗《人日思归》。诗中写道:“入春才七日,离家已二年。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薛道衡是河东汾阴(今山西万荣)人,他当时从北方来到南方。人日是正月初七,这说明薛道衡并未能及时赶回去与家人团聚,而是在外过年的。看看南方欢快的节日气氛,自已却独在异乡,所以诗中流露出了他心中无限的惆怅和思乡之情,从侧面说明了古代春运“回家难”之现象。

唐代诗人王湾也曾遇到与薛道衡一样过年不能回家的情况。王湾是中原洛阳人,一生中“尝往来吴楚间”。有一年快过年时,他乘船到了今江苏镇江境内的北固山脚下,眼前水阔天长,独雁哀鸣,孤帆远行,再感受到越来越浓的年味,王湾一下子动了感情,写下了《次北固山下》一诗,其中的“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成了千古名句。

为了解决薛道衡、王湾这类“人在旅途”者回家过年难题,创造欢乐吉祥的节日气氛,古代官府也会积极想办法,尽量不在快过年的时候安排外出公务。而相当于今天普通打工者的外出谋生者、经商人士,则会早早动身起程上路,避免延误。

秦代的“高速公路”和“高铁”

“回家难”的背后实是“行路难”,解决春运矛盾,根本上是要解决交通问题。因此,中国历朝历代都不忘修路。

在殷商时代,中国古人便十分重视道路交通的建设。在安阳殷墟考古中就发现了大量车马坑。到了秦代,中国的陆路交通水平突飞猛进,秦始皇在统一六国后,修建了四通八达的全国性路网,这给“春运”提供了便捷。

据《汉书·贾山传》记载,“秦为驰道於天下……道广五十步,三丈而树,厚筑其外,隐以金椎,树以青松。”驰道是秦国的国道,从记载来看,驰道并不输于现代高速公路。折算一下,此驰道宽达69米。不只路宽,路旁边还栽植松树,注意绿化降噪,这在当时算是世界第一。

一般认为驰道为皇帝专用,其实这是一种误解。驰道是“天子道”不错,但“道若今之中道”,也就是说驰道是多功能的,中央部分(3丈宽)才是速度较快的皇帝专车用道,别的车和人只能走一边,这与现代全封闭高速公路分快、慢车道,如出一辙。

除了驰道,秦时还有直道、轨路等。轨路,就相当于当时的高铁。当然轨道非铁轨,而是用硬木做的,下垫枕木,除了工程材料不同外,与现代铁路基本没有什么区别。马车行驶在上面,速度超快。

秦代有“高铁”,这一惊人结论是结合现代考古发现推测出来的。该遗址位于今河南南阳境内,轨路的存在让《史记》中所谓“车同轨”有了新的解释。

需要说明的是,秦代的路网并不是为当时春运的需要而修建的,而是出于军事战略物资输送的考虑,但它对诸如过年这样的民间风俗的影响,却是不容忽视的。可以理解为古代春运史上的第一条高速公路。

古代“春运大巴”

陆路交通在古代春运中占有主导地位。但随着后期造船技术的日益成熟,水上交通便成了江南和沿河海地区旅客出行的主要方式。这一方式直到近几十年,才退出春运舞台。

影响春运效率的,除了路况以外,还有运输工具。中国不仅是最早修筑高速公路和使用轨道交通的国家,还发明了各种运输工具。

国外学者认为,车为苏美尔人在公元前35世纪时首创。其实,中国人对车的使用也很早。据史料记载,中国在4000多年前的黄帝时代就有车了。

在古代,驱车动力主要是人力和畜力。中国最早的人力车是辇。辇是轿子的前身,之后又有痴车、独轮车、鸡公车、黄包车、三轮车。黄包车和三轮车出现较晚,黄包车是19世纪末由日本传入中国的,因此北京人称之为“东洋车”。

长途运输,特别是物流主要靠畜力车,它相当于中国古代的大巴,有马车、驴车、骡车、牛车等,其中马车是古代春运最主要的工具,和现代长途大巴一样重要,至今在北方个别地方的路上仍能看到马车。

畜力车也分好多种:

轏车、辎车、安车、輼車、轺车、传车、兵(军)车等。轏车是一种轻便车,结构简单,车体材料档次也低;辎车则是大货车,送人时则变成了大客车;安车就比较高级了,是政府官员或VIP贵宾乘坐的,相当于现代高级小轿车;輼車是一种卧车,有窗,可调节车内温度,这车子相当于现代豪华房车,只有皇帝才能使用,不属古代春运工具。

古代春运的主体也是普通人,一般能坐个轏车回家就很不错了。大多数人都只能靠两条腿或牲畜代步,实现“回家过年”的心愿。因为不是一天能到家的,所以古代路边的小饭店、家庭旅馆、官办驿站也多,食宿方便。

唐代运输有全国统一价

现代春运会动用一切运力,以保证节日运输,古代也是。中国过去有官办、商办、民营三类交通体系,但不论是哪一种都是要收费的。逢到节日时,客运和物流费用会比平时贵一些,但相对来说比较稳定。如在唐代,商业运输便有一个全国统一价,并设有最高和最低限价,连里程速度都有详细的规定。

据《唐六典》所记,在速度和里程方面的标准是这样:

如果是陆路运输,马行每天是70里;步行和驴行是50里;车行是30里。如果是水路,货船逆(黄)河,要上行30里;逆(长)江上行40里;其它河逆水上行45里;其它河70里。特殊情况可上报水政部门,酌情降少。

费用方面,如果车载1000斤,走100里,运费是900文;每驮100斤,走100里,运费是100文;走山坡道路,运费是120文。但即便走的全是内岭道山路,要价最高也不能超过150文;但走平坦道路时,费用再低也不能低于80文。人背、扛、抬,二人顶一驮收费。黄河和长江,以及从幽州(今北京)至平州(今河北卢龙)上水16文,下水6文。其余的河上水15文,下水5文。

上述是日常物流价格,如果是春运,会比平时更忙碌,价格也会有浮动,但基本稳定。这个运费高不高?以开元年间为例,当时相当于现在基层股级干部的九品官,一月工资为3817文,日收入约127文。以“二人顶一驮”来说,抬着100斤的东西走100里,每人可以得50文,以每天走50里来说,日收入25文,这在当时可买2斗米(约25斤),所以当时的运费并不高。如果走水路,更便宜,所以,“坐船回家”是古人春运时的首选。

春节,就是这样一个洋溢温情的时段。即便有这样那样的“担忧”,故乡从古至今都牵动着游子们的心,古人回家都这么努力,还有什么能阻挡你的归程?春运已经拉开序幕,你,准备好回家了吗?


来源:洞见,北京青年报
编辑:王蕾 责编:林真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