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电视直播

网络直播

福州广电

专题

文化生活报

融媒体视点丨超1亿微信用户把朋友圈设置成“仅3天可见”

超一亿微信用户 把朋友圈设置成"仅三天可见"

今天的话题要从一个数据说起,您知道吗?有超过1亿人,设置了允许朋友查看朋友圈的范围为"最近三天",这原本只是今年1月,在微信公开课上,微信之父张小龙在演讲中提到的一个数据,不过一个月来这个话题却频频登上热搜,引发众多网友的讨论。

微信之父张小龙在微信公开课上,发表了一段长达4个多小时的超长演讲,向微信深度用户解读了众多台前幕后故事。根据微信大数据显示,从发布到现在,每天刷朋友圈的人数一直在增长,目前每天有7.5亿人刷朋友圈,平均每个人要看十几次,每天的总量是100亿次。朋友圈可以说是承载了中国人线上社交最高频高效的工具之一。不过张小龙提到,微信设置里有个比较隐蔽的开关朋友圈三天可见。通常这种隐蔽设置很少人会用。但是根据统计竟然有超过一亿人,设置了朋友圈三天可见。

微信创始人张小龙:作为一个设置里的开关会用的人是很少的,做过产品的人都知道,但是这个开关是我见过微信里面开关用的人最多的一个开关,有超过一亿的人会把这个开关设置了三天可见,可见这是一个强大的用户需求,用户希望是这样子的。

你设置朋友圈仅三天可见了吗?

有人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你把他聊天置顶,他却对你分组可见;我对你如此想念,你却对我设置朋友圈三天可见。有关朋友圈三天可见的话题在网上迅速发酵,很多人表示被"三天可见",感觉受到了来自好友的一万点伤害,但也有人立马反驳说,这是个人的自由,没必要反应过激。那么对此,福州市民是怎么看呢,我们记者也走上街头进行了随机采访,下面我们来听听大家都是怎么说的。

对于是否设置朋友圈三天可见,有的市民觉得没必要,因为没啥不能看的。

市民:微信只是跟父母沟通而已,收一下红包什么的。 

市民:我是觉得对自己很自信,就开放给别人看。

市民:我感觉为什么朋友圈不敞开给别人看,这个可以公开的,跟人家分享,比方说去旅游,景点、人文什么的都可以在朋友圈展示出来,我是自己不设限的。 

也有不少市民设置了朋友圈仅三天可见,他们觉得,微信承载的不仅仅是聊天这一单一性的功能,而是与工作、情感、生活等方方面面交织在一起,微信朋友圈仅三天可见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市民:一些东西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比如说你新加了朋友,他之前可能是做其他事情,这个朋友还没有跟我能了解到这种程度,我不要开放权限给他,我觉得很正常的事。 

市民:设置权限我觉得就是你想要保留的东西,想让他看到的东西会比较明确一些,你如果没有设置,有的时候特别是家里有小朋友,因为随便上传了一些信息,有时候(觉得)也不太好给朋友看到这些东西,所以有设置我觉得会好一些。

采访中,不少市民对朋友设置朋友圈仅三天可见表示了理解,但也有一些人觉得这么一来就失去了朋友圈的意义。

市民:个人生活只是看他愿不愿意展示给你看,有的人不想这样子,无所谓啊。

市民:我发动态就是要给别人看到,人才会跟我聊天,不然别人可能会觉得他不重要什么的,就是每个人都平等吧。

市民:(你怎么看待设置权限的人?)我觉得他们应该把权限开起来给我们看到,朋友圈本来就是一个互相分享自己生活点滴的一个地方。

朋友圈三天可见 折射你的社交观

我有一段时间也考虑过设置朋友圈仅三天可见,因为有的时候新加一个好友,可能是快递小哥或者楼下阿姨,本来就没想过会有太多交集,某天他们突然连续点赞好多条很久之前的朋友圈,并发消息说:"看了你的朋友圈,觉得你是个很乐观的人。"这种被翻老底的感觉,有点尴尬,我还为此百度过如何设置朋友圈三天可见,但在一次聚会上,大家聊起这个话题,有个同学的比喻让我很有感触,他说朋友圈三天可见就好像你同意我去你家做客,但正当我兴高采烈地进门时,你却站在门口冷冰冰地嘱咐我"除了客厅别的地方都不能进",你明白这种忽然被推开的距离感吗?那条白线,仿佛划清了我们这些年的兄弟情感!所以我到现在还挺纠结的,相信不少人都和我有一样的困扰,那朋友圈该不该设置3天可见,如何在互联网时代更好的进行人际交往,我们今天的融媒体访谈室也请来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柯媛媛和我们一起讨论这个问题,下面把时间交给我的搭档叶雯。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柯媛媛

在互联网时代,我们越来越倾向于通过网络上的蛛丝马迹去判断了解一个人的喜好、性格,查看一个人的动态。朋友圈是工具,也为了解一个人提供了捷径。但是,朋友圈不是了解这个人的唯一方式。点赞代替不了问候,评论代替不了交流,仅只是私下里翻翻他的朋友圈也代替不了真切的关心。当抱怨朋友设置三天可见朋友圈的时候问问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彼此之间竟要靠看朋友圈才能了解近况?真正的朋友不需要时常翻看朋友圈,因为他就存在于你的朋友圈里。与其阻隔于屏幕背后,不如给他发一条消息:"最近怎么样?有空一起吃个饭吧!"


来源:@新闻110
编辑:叶虹 责编:卢明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