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电视直播

网络直播

福州广电

专题

文化生活报

福州一个自闭症孩子的爸爸走了,留下10条“爱子短信”

他今年才42岁,是福州一个自闭症孩子的单身爸爸。他坚强乐观、充满父爱却因为突如其来的意外,连一句告别语都没有,不幸离开了人世……

林熙和儿子的合影就在前几天,单身爸爸林熙工作时不幸猝死,与林熙熟悉的朋友把他照顾儿子的感人故事写下来——《那个捧儿子“臭脚丫”的父亲走了》发到网上,全国网友无不动容!

特别是这位父亲,私下写的10条照顾孩子注意事项,大家都说“看一遍哭一遍”!

这篇文章讲述了一个普通父亲照顾孩子的点点滴滴,作者是福州安安康复中心的曹芳女士。

一起来看看这让人泪流不止的父爱。

↓↓↓

《那个捧儿子“臭脚丫“的父亲走了》

你不敢想明天,我不肯说再见,有人说一次告别,天上就会有颗星又熄灭。

——《离人》

我能不能分期付款?

“我能不能分期付款?”犹记得你和我说的第一句话。

2017年,你带着儿子到学校找我,没有提前预约,自己在安安康复中心转了一圈,我端详着你,留着酷酷的“朋克”头,身着花花的彩装,看上去痞痞的,但干净也有礼貌,林昊添安静地跟在身后。

你告诉我,你与妻子离婚多年,孩子都是你带,父子二人同吃同住,晚上也同睡一张床。话语间,听得出你对孩子很上心。如今为了生活,要开始工作,无法全身心带着儿子,家里父母也近八旬高龄,帮不上忙,希望能有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让孩子有个干净整洁的地方安置,你放心去工作。

我评估身后的昊添,十七八岁,170cm的个子,看上去依旧是个孩子,坐在一旁玩手指头,嘴巴时不时发出一些不着边际的怪声,时间久了,耐不住性子会站起来跳两下,冲过来闻闻我的头发,又坐回椅子。

大概是感知到我的为难,你赶忙解释:“我儿子喜欢看美女,特别是头发香的,都爱凑上去闻一闻,没恶意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考虑再三,我答应收下这个孩子,但是我告诉你,安安康复中心目前只能做到日间照顾,上午9点到下午5点提供康复与安放,下午还得接走。高兴没两分钟,你也犯难了,支支吾吾,原来你的工作是开网约车,晚上也得在外面跑,如果不是全托,也腾不出时间来接送。

我送你们父子俩出门,见你失落的身影,第一印象里那个嬉皮的样子,变换成慈父的形象,一个硬汉,为了儿子,心也变得柔软。我想起鲁迅《答客诮》中那句著名的诗:“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男儿只是有泪不轻弹。

我们互加微信,保持着联系,其间,你又来找过我几次,虽然都因客观条件,无法将昊添安置在安安康复中心,闲聊中我对你的处境也略知一二。

你没有抱怨 尽职做父亲

你开过网约车,也当过厨师,没人帮忙看护昊添时,你会带着孩子一起出去跑。开车时你让昊添安静坐在副驾驶上,不是每个乘客都能理解这种情况,有的甚至拒绝上车,你也没办法,无奈又无助,也不过多解释,空车跑,一边掉眼泪一边听着昊添不时发出的声音。

“我觉得这都是命。”你倒没有抱怨,尽职做父亲,“上天安排谁头上,谁就得认”。

我总是静静听,想起许多年前,一个北京家长写的文章,父亲为了不影响家里其他人休息,带上孩子凌晨2点在北京二环内狂奔,孩子在车上酣睡,他的眼泪止不住地流,直到快5点了才回小区。

车子刚停孩子就醒了,父亲又累又困,也没力气发脾气了,想到8点又要去上班,他疲惫地说:“孩子,让爸爸睡一下吧,爸爸真的很累,把手手给爸爸做枕头,让爸爸睡一下。”

他靠在孩子的手上就睡着了,醒来已是7点多。孩子的手一动不动让他靠了整整一个多小时。

这个故事在我记忆里深藏了多年……

关于生活的苦你一句话都没说

今年元旦,昊添爸爸又来找我。“我观察你们很久了。”你想把昊添送到放星家园,“我要求也不高,有一张床睡,有一口饭吃就可以了”。

“我能不能分期付款?”照例是这个问题。“实在没办法,我妈妈在住院,现在还要跑到医院去照顾她。爸爸马上也要住院,家里就我一个男人,还要带儿子,我根本没办法。”林熙发在朋友圈的视频

分身乏术,加之经济问题把你压得很苦,但你从没有放弃,依旧是那个酷酷的“大男孩”,翻看你的朋友圈,常发些练习玩打火机的小视频,关于生活的苦,你一句话都没说,只有那一簇闪着蓝光的小火苗一直闪烁着,仿佛燃烧着你对生活的希望。

2019年的第一个星期日,林昊添进了放星家园。你终于给儿子找到了安置场所。

这次你开心了,却不知我是顶着很大压力收下的。昊添未经过规范训练,行为非常差,爱玩水,也爱吐口水,喝水喝进去一口吐出来一口,还爱吃鼻涕。为了照顾他,家园的所有员工第一天基本没有吃饭。

老师、家长们私下都提醒我,下次再招孩子的时候,最好面试一下,做好准备再来。

喜欢喝水,尽量给他温水,不然他会喝凉的

你当然也知道儿子的问题,刚入园就私下写了十大注意事项给我,吃饭、睡觉、喝水、入厕、刷牙、洗澡、撕纸……生活的方方面面,事无巨细。

“主要是怕新的环境、新的老师,遇到问题一直问你。”你很怕麻烦别人,能想到能做到的,总是先跟我说。“我每周都会去看他,带给他爱吃的水果和小零食。记得叮嘱老师不要让他看见,隔段时间给他,不然一口气就吃完,还会翻箱倒柜找,没完没了。”

哪怕再忙,也不允许儿子身上出现半点小瑕疵。

昊添在家园的表现慢慢也有好转,虽然偶尔还吐口水,但很多坏习惯都改掉了,可以说已经融入放星家园这个大家庭。你与其他家长们的关系也处得很好,在微信群里时有互动,分享孩子的状态。

有一次,曹舅带孩子们锻炼回来,排队换鞋洗脚,他把鞋子整齐排在屋外走廊晾晒,拍了张照片发到微信群,竟然引发了家长们的大讨论。

你特别激动:“自从来到家园,我儿子的脚就没臭过。”还强调说:“我自己带儿子也不过如此。”儿子的臭脚丫让你这位尽职尽责的父亲着实吃了不少苦头。

“之前其他机构老告诉我,说我儿子脚臭。”你却纳闷,自己带的时候不会啊,抬起来闻过,也没有。你怀疑是不是鞋的问题,为此还特意换了3双鞋子,最后才知道,原来是因为没及时洗脚换袜子。

令人哭笑不得,孩子也不会说,可我却从捧儿子臭脚丫这个细节里,看到一个父亲对儿子事事关心、面面俱到的爱。哪怕再忙,你也决不允许自己儿子身上出现半点小瑕疵。

即使是生命,如果让我们立马先走,他能正常,也愿意

你有一套自己的生存哲学,知道如何在与孩子的生活中,在与自闭症无休无止的“抗争”中,让自己变得坚强:“经典电影《拯救大兵瑞恩》很多人观后,会问拯救一个瑞恩,花了那么多人力物力财力,甚至生命,值不值得。其实作为每一个自闭症的家长,都想拯救自己的孩子。如果孩子能变正常,哪怕就算一天一千或两千三千,哪怕砸锅卖房,只换来他几年甚至几个月正常,我相信每个家长都会去做。因为在我们心里,他都是最棒的,没有值不值得。即使是生命,如果让我们立马先走,他能正常,也愿意。”

我们都欣赏你这样善良尽责的父亲,新年伊始,我对你说,你天天跑来跑去的,哪天闲下来时,和你儿子拍张全家福吧,正式点。“好啊,好啊,确实没几张好看的合照,找个时间好好拍一张。”你高兴地一口答应下来。

约定好的全家福还没来得及拍

9日夜晚,你还在微信群里分享与儿子之前合影的生活照,并发表了对影片《拯救大兵瑞恩》的看法,引来了家长们的认同。谁也没想到,竟一语成谶。

约定好的全家福合照还没来得及拍,3月10日就传来你猝死在工作岗位上的消息。

你身份证上的名字是林熙,生日是1977年2月15日,才刚过完42岁生日没多久。

谁也不愿意相信这个结局,那个善良的父亲竟以这样的方式离开,可事实却如此冰冷。

这两天,我翻看你的微信,头像选了一张用帽子遮住上半张脸、嘴上叼着一根烟的黑白照,还是一副酷酷的模样。我突然想起,你总是那么酷,那么充满朝气,也许是希望表现给自己的儿子看,生活尽管有那么多不顺,还是有很多值得努力的地方。

就像你朋友圈里发的那些小视频,你能以很酷炫的方式点火,那些幽幽的蓝光在你令人眼花缭乱的转动下凭空出现,摇摇晃晃地闪烁着,只是此刻我看到的却是冷冷的冰火。

这一点都不酷,你肯定也不愿意,留下八旬父母与18岁的自闭症儿子,没有告别。

但我想给你安慰,同样经受生活磨难的作家史铁生曾说:“地上如果有一个人死了,天上就会多一颗星,因为它要给活着的人照个亮。”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接收到,当我们抬头仰望星空,你是天上最亮最酷的那颗吗?我相信你会是,你肯定会拼命发光发亮,照亮着地上的星星的儿子吧。

网友留言摘选

堂糖:在火化的最后一刻孩子去摸他爸爸,孩子却不知道那是最后一眼了,完全不知道以后没有爸爸了,希望活着的人可以珍惜世间所有的相见相知相爱。

雨中漫步:突如其来的意外,一个坚强乐观,充满父爱的好爸爸连一句告别语都没有,就这样离开了人世,让痛失独子的80多岁高龄父母悲痛欲绝,而唯一的孩子面对父亲的遗体却不知父亲永远的离开了他,还用小手轻抚着父亲的冰冷的脸颊,以为父亲睡着了,看了让人心酸泪目,孩子你知道吗,世界上唯一一个最疼你最爱你最放心不下你的人已经不在了,你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你以后该怎么生活啊……

吃不胖的包子:好想知道这个孩子现在怎么样了?可还好?他的后续安置问题会怎么解决?

@李芳-魔法学习+心:捧着儿子“臭脚丫”的父亲盆友圈里充满希望之光的父亲上有80高龄父母,下有18岁自闭症儿子的单身父亲猝死工作岗位的父亲……我想:一定是上天需要一颗足够亮堂的星星,照亮人间无数颗忽闪忽闪在自己小世界里的小星星。

大手牵小手:中午看哭了,一路走来,自闭症父母真的太难了。好好爱自己,好好活着才能照顾好他们。

新生活:泪不自觉地流下,伟大的父亲会在天国看着自己的孩子,让幸运的曙光走过昊添身边,带来人间的温暖!加油,生活还得继续!

吕佳慧:真的是泪崩,看了一遍哭一遍,希望天堂没有痛苦,希望人间有温暖,希望爸爸在天上保佑孩子,平安健康着活下去。

山谷的风:泪目,一位好爸爸。

父爱如山。一路走好……

来源:福州新闻网
编辑:强婕宁 责编:林真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