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电视直播

网络直播

福州广电

专题

文化生活报

见微知著 ——陈子奋先生的《保卫和平》扇面品读

《保卫和平》 陈子奋  作


见微知著,微者隐约、微小;著者明显、显著;比喻以小见大。品读陈子奋先生的《保卫和平》扇面,何为见微知著?何为以小见大?何为小物件蕴大主题?便可从中悟出。

陈子奋(1898.5.11-1976.2.20),福建长乐人,原名起,号无寐,晚年别署水叟。以诞生于宿月埕而将其居室谓之宿月草堂,后移居月香衙,又将室名改称月香书屋,画室曰乌石山斋。《保卫和平》作于乌石山斋,可见这一时期的笔墨、线条、色彩、造型、构图、意境、书法等技巧均已炉火纯青,相当精彩。从其内容与书体看,此画应是作于上世纪的抗美援朝期间。

中国自古便有在扇上写字绘画的传统,扇面是中国传统视觉艺术中独具品位的门类之一。扇面书画有单面(或书或画)和双面(又称成扇、一书一画)之分,单面简称扇面,虽幅不盈尺,却往往浓缩了艺术家的巧妙构思、审美情趣和个人情怀,自形成以来即对传统书画的形制、题材、构图,尤其是绘画思想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扇面书画与巨幅宏制的卷轴书画相比,幅面虽不及后者,但正所谓见微知著,以小见大,同样可一窥各种书画流派的风格和笔墨情趣,同样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

诗有诗意,文有文意,画有画意。所谓意即立意,亦即通过高度艺术概括出来的主题意旨,也就是把最美好的愿望通过“见微知著,以小见大”,恰到好处地浓缩、升华、提炼到一定高度上。扇面的见微知著,其微往往正是一种浓缩,其著往往正是精华,二者互为关系;以小见大、托物寓意,是扇面最典型的艺术特征。《周易.系辞下》对以小见大的论述是“其称名也小,其取类也大。”也就是说:从文字看,所例举的不过是寻常事物,但其意旨可大到关系国家安定的大事。比如在这件《保卫和平》的扇面里,陈子奋先生用花鸟画表现带有战争背景的题材,将若大的题目浓缩在方寸之间,即是以小见大的范例,应该说这是非胆识过人者所不敢为的。

艺术创作中有个很形象的比喻叫“一叶知秋”。所谓“一叶知秋”,就是艺术家在写景状物时的以点代面,以小见大。“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那是诗人叶绍翁用一支红杏探墙而出,让人想象到墙內的满园春色多么诱人。花鸟画家以鸟鸣春,以虫鸣秋,以点代面,避实就虚,则是其艺术手法上的见微知著,以小见大。陈子奋先生的扇面《保卫和平》,以鸽子象征和平,隐喻地球人的共识,表达人们对和平的共同期盼;以月季寄托对时空的希望,表达人们冀望四季和平的美好愿望,这就赋予了所状之物在扇面这一有限的空间里,散发着空远超然的意蕴。这种手法往往会收到意想不到的艺术效果。因此,一件艺术品摆在欣赏者面前,令人叹服的不单是尺幅的大小,也不是写景状物本身,而是从中渗透出来的创作者博大精深的精神境界。

有人说扇面是“小品大艺”,其实小品不尽然,扇面属于雅品,行内素来不论面积,计为一件,而大艺却是恰如其分。客观地说,扇画创作之难度,绝不亚于宣纸上的宏篇巨制,扇画在规定的框架内作画,在构图、意趣表现方面难度更大。扇画的载体是全熟的板纸,不吸彩、不吸墨,绝无生宣纸晕墨晕彩的效果。许多艺术家如同陈子奋先生在创作这件《保卫和平》一样,画扇只好采用撞墨、撞彩、没骨加简勾的方式写景状物,使作品的彩墨效果尽量向生宣纸方向升华。所以,扇面无论是艺术价值、收藏价值,还是审美情趣、装饰效果等等方面,都是不可多得的。(作品图片由本文作者提供)

文/ 沈英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