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广电直播

网络直播

福州广电

专题

文化生活报

榕垣古韵——闽都意趣石上寻



“城里三山古越都,楼台相望跨蓬壶。有时细雨微烟罩,便是天然水墨图。”

大型寿山石雕作品《榕垣古韵》,采用全景式构图,跨越时间与空间的界限,再现福州2200年历史深厚内涵……

乌塔白塔,两塔双标,遥相对峙;又有一楼,名唤镇海,矗立东南。“山暗秋云,暝鸦接翅啼榕树。”福州,别称“榕城”,千百年来被称为“福地宝城”。福州植榕,古已成风。 宋时蔡襄“植松七百里以庇道路,闽人刻碑纪德”,张伯玉“令通衢编户浚沟六尺,外植榕为樾,岁莫不凋”,程师孟“榕阴落处宜千客”……方有“绿荫满城,暑不张盖”的盛景。如今,走在福州的大街小巷,盘根错节、郁郁葱葱的榕,早已成为福州一道独特的风景。作为市树,它历经岁月,见证沧桑,与这片热土紧密相系,守护一方百姓。《榕垣古韵》以榕树为背景巧作布局,将福州地标浓缩其中,并将宋时六知州编户植榕的场景一一铺展开来……


《榕垣古韵》(局部)


从2020年初春至2021年盛夏,历时一年多,在陈达、林飞、郑世斌、林云曦、林国庆、陈贵洪等多位名家的联合创作下,这件大型寿山石雕作品《榕垣古韵》方才呈现出全貌。作为主创之一,福州市清卿研究院院长陈达手书“榕垣古韵”四字。

《榕垣古韵》高约85cm ,重达400kg,现藏于福州城市会客厅。这是一件令人震撼的作品,体量之大,刀工之美,内容之丰富。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王晓戈挥毫“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以赞美,福建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卢为峰则称之为“石秀天成”。

原石是重达约1吨的寿山掘性金狮峰石,色彩斑斓,品质尚佳。如何以寿山石雕刻技艺诠释榕城韵味是一个极高难度的创作课题。几经商量后,几位主创决定以乌白双塔、镇海楼、榕树为主要元素展开创作。


《榕垣古韵》创作过程


“三山”与“两塔”,一直是福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标志性建筑。而原石红黄白三色杂糅,不仅增加了设计难度,而且难以传神地表达乌塔的外形特征。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林飞凭借其深厚的相石功力,发现了左边上角之下有少量纯净的黑色,这才让《榕垣古韵》的两塔有了实现的可能。他运用寿山石俏色巧雕技艺,依据石形、石色、石质进行设计,让这抹黑色化身成古朴沧桑的乌塔,藏于山麓之东,掩映古榕之中,与身后的白塔构成犄角之势。陈达、郑世斌则以薄意雕巧作云朵。远山之上,几抹云彩,自由而娴静,似乎双塔也在它们的陪伴下,又多了几分空灵。

有福之州,以榕为荣。榕树千百年来与福州的发展历史紧密相连,榕树也成了这块石雕创作的主要内容之一。据统计,福州现有榕树16万株以上,上百年的约有600株,上千年的有6株。而此件作品正中心刻画的是福州最具代表性的第一大榕——位于福州国家森林公园的榕树王。相传,这株千年榕树为北宋治平年间(1064年-1067年)三位武官在此练武时植下的,树高20米,树冠地面投影面积达1330多平方米。林飞的弟子福建工艺美术大师林国庆则借鉴中国画构图原理与绘画技巧,采用高浮雕与镂空雕相结合的技法,以石为纸,以刀为笔,以纹为墨。风中飘舞的长髯,择天蔽日的巨冠,古榕盘根错节,蔚为壮观。


主创人员合影


而说到榕树,自然离不开宋时对榕树情有独钟的6位知州:王逵、蔡襄、张伯玉、程师孟、黄裳、梁克家。他们不但倡导民众植榕,且率先手植。林飞极擅长人物圆雕。他充分发挥了自己的优势,秉承着中国传统美学中“形神兼备”的创作理念,并结合西方雕塑“透视和解剖”的造型观念,以虚实相生的意蕴,将人物进行巧妙的分组。有的神情轻松愉悦,有的体态修长矫健,还有的衣褶自然流畅……每组人物神情、体态、衣着各不相同,但是各有精彩的表达。同时,部分人物还走进了林云曦、陈贵洪二人创作的亭台楼阁之中。人与树,树与山石,山石与亭台,浑然一体。可谓,远看有整体,近看有细节。

高浮雕、圆雕、镂雕、薄意之间自由转化,静态布局与动态穿插,使得整体布局开阖纵横。人物栩栩如生,景色和谐自然,艺术的神韵尽收眼底,同时,又借助榕树的蓬勃生机与活力,将福州这片热土上昂扬向上、生生不息的精神展现地淋漓尽致。整件作品既营造出左海神都的气韵,又给观者留以无限遐想的空间,立体地呈现了“七闽山水多奇胜,秦汉封疆古来盛”的意境。

本报记者  马洛